Janie顾明明

Pull me back.

【楚路】分镜头01

【非常规楚路】【OOC极度严重】

为了证明我还没被作业砸死,我冒个泡。
emmmmmm没写完。这个故事太长了。
主要以叙述的形式,没有多少对白。写写楚路两人一路走来的心理路程。从分手开始……其实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重新在一起【跪地】
当中原本有一段剧本,不知道要不要放上来
原本这个开头是结尾……
这个故事其实…大概…也许…可能…满沉重的。
如果可以,好想把这个故事画下来哦【打滚】

进了大学后,谁说大学轻松的?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想睡觉…

祝阅读愉快~
PS: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写完所有的东西。我写到现在,他们还分居呢【逃跑】
PPS:顺序蛮乱的,各种倒叙插叙,我要被我高中语文老师打死了【举盾】

【楚路】分镜头

*...

【弃坑】

真的很抱歉。因为近来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也是实在写不出任何的HE。

不过我想也没人记得我。

:)

现实告诉我,别把自己看得太特别。

你只是别人眼里的特别,不是他眼里的特别。

我真•失恋了。

【丧林】

第一次知道,大佬生气的时候和深井冰一样。谁的电话也不接,谁的讯息也不回。

有的时候,我以为我是那个特例。一个能随时随地约大佬出门;能毫无顾忌地跑大佬家里;能听大佬讲别人不知道的事的人。

事实上,我确实是。我确实是大佬的、好极好的、女性朋友。

大佬从不在我面前发火;我约大佬随时随地;我能向大佬要到生日礼物、毕业礼物。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今天大佬把我一个人凉在地铁站里。我等了整整两个小时,接不到回电、收不到回信,独自一个人坐在地铁站里难过。甚至还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然后,我丢了等了整整一年的SHCC的票子,和好基友去了人广。

直到现在,大佬都没有回信给我。

好了。真的该结束了。白瞎了我两张SHCC的票...

终于最后一天了!
原本打算五点半起床整理行李的,最终屈服在手机和困倦中,而且插头又断电了。幸好我们就住两周左右,不然大概真的会暴动……
这次吧,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最后因腰痛还是没能进阅兵方阵,被拉进了咸鱼方针里。
emmmmm,其实感觉蛮难过的。毕竟之前几天为了这个训练了很久。

现在周围蝉鸣四起。放眼望去,几乎空无一人。
不知道回头回到徐汇是不是也能这样一番安静的光景。

回头回到徐汇,我就要和新的室友住在一起了。能遇到兴趣爱好和自己几乎相似的人是一种幸运。不过其实已经和现在的室友住在一起了。突然换室友会有点不习惯【叹气】

总之,军训快结束啦!我也要开始上课啦!
Fighting!

PS:手考在栏杆上打字总觉的手机会掉下去……

风扇声音很大,迷迷糊糊睡了一晚上,不知道醒过来多少次。
终于决定爬起来后,宿舍里三个人坐在床上面面相觑。
所有人在见了这里的宿舍后,共同萌生了赶紧去徐汇校区,再差也就这样了的想法。
六点多的时候走到阳台收衣服,看到的就是这样的风景。海风特别凉爽。
终于熬过一天了,还有15天。

【卧槽】

刚才在健身房的时候,旁边有个很帅的小哥哥在跑步。
卧槽!!!
身材贼棒!!!
颜贼正!!!
下巴还有短短的胡茬!!!
顺着胸锁乳突肌留下的汗在光线下闪闪发亮……
我要犯缀了……
于是我就在想,大概我路总也会是那个样子!!!
那我就要为路总打一辈子call了!!!
我要写那样的路总!!!
嘤嘤嘤
我大概在天堂了……

小哥哥走的时候我正在和我同学讲这件事
然后她和我说小哥哥是因为背后一凉才走的(。
我才没那么痴汉好嘛!!!

【絮絮叨叨】元气满满的我又回来了!

昨天晚上睡不着,大概是因为咖啡的关系,脑袋里想了很多很多。
原本以建筑系为目标的我被艺术系录取了,就因为艺术是提前批。文化课的分数都到了的:(都在一个学校里,却在不同校区。其实蛮难过的,因为我要和我的目标东大说拜拜了。

最近看了很多老番,像《火影忍者》、《名侦探柯南》、《高达SEED》,还顺便跌进了台湾文学。

《特殊传说》特别好看哦!!!为漾漾同学打call!!!为护玄太太打call!!!为红麟太太打call!!!

感觉自己讲话都是满满的台湾腔了……OTZ

最近会尽快恢复更新的……

emmmm

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丧林】向外长吐一口气,吹走所有不快

心好痛哦。
胖球圈这样,我想吃甜饼。

好久没看怎么看楚路+龙族原著了,写出来的路明非总带着那么一股子唯唯诺诺的天真感,楚子航也带着一股子不谙世事的霸道总裁感。
我也是???
写不出甜饼。我真写不出。
之前那种感觉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好像他们没有办法100%的笑。
“路明非对着楚子航笑”
可这笑在我的心里还有一股子心酸在里面,我写不出来,却一直在我心里梗着。
感情没有那么的简单,爱也没有。简简单单的恋爱我写不出来。

断断续续地写了些,上面的那句话突然让我想起了我初恋。他是我前男友,大我近十岁。
我们的相遇十分的戏剧性,交往过程也是。
在我这个年纪,估计没有那个姑娘和我一样。今年我18,遇到他的时候我只有15。妥妥地早恋...

【絮絮叨叨】

分数出来也尘埃落定了。

除去我考得狗屎般的语文,其余两门我超常发挥,我很开心。过了本科线好多分我也很开心。

我的人生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这样一路跌跌撞撞地走来。感谢大家。请原谅我只能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向你们表示感谢。

昨天是毕业典礼,晚上还和同学一起吃了散伙饭。吃饭的时候一群人在那里搞事情。可能是酒精的关系,我拿起了手机。酒后壮胆,我点开他的聊天栏。

拇指悬停半刻,最终只写下,“我突然想起我想问你要苟屎特和老司机的资源。”

心里酝酿了半天的话,一句也没写下来。

憋了四年的话没有说出口,甚至连写下来的勇气也没有。

就这样吧。

我和他还是朋友,在一个城市里,一条短信、一个电话就能喊出来结伴而行的朋友。明年还约好和...

写出来啥玩意儿。

哭天哭地哭命运的东西。

满肚子的路明非委屈,楚子航也委屈。然后大谈特谈命运这玩意儿多讨人厌。

想写个开心的东西。写有超能力的路明非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楚子航。楚子航则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路明非。两人在对方眼中闪闪发亮。

这本是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然而写不出来。

“两个不被理解的人碰到一块,惺惺相惜。从此往后只有彼此。”

“他在笑,可他内心在哭泣。”

“车水马龙般的人流从路明非身边经过,没人驻足一步,停留一眼。内里漆黑的玻璃映射出路明非的脸,欲哭不哭的脸上五官挤在一起,头上依旧空空如也。”

“楚子航把围巾一圈又一圈地绕在路明非脖子上,只求能给对方一丝温暖。”

© Janie顾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