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竹内さんと嵐
大好きです

【楚路】预告个AO车

【楚路】AO 初潮

1)
初雪过后的清晨冻得路明非刚探出被子胳膊又缩了回去。他挣扎着翻了一个身,却被身旁冰冷的身位冻得发抖。

楚子航在昨晚就离开了。

因为还有任务,楚子航昨晚只能对他进行临时标记,咬破他脖子脊椎处的外露腺体,然后注入信息素。

他们本应在昨晚就来上一炮,却因为临时的外派任务而不得不延后。

路明非想,下次一定要让伊莎贝拉用学生会主席的名义向执行部抗议。你们执行部是没人了吗?三天两头让师兄出任务,好不容易在确认关系后能遇上第一个发【害羞】情期,路明非只能靠楚子航通过临时标记而注入的信息素和冷冰冰的抑制针剂度过。

伊莎贝拉的专属电话铃声响起,催命一般的声音硬生生将路明非从温柔乡中拖出。

“路主席,有紧急任务。”伊莎贝拉话语中的焦虑让路明非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他也不顾温度地一把掀开被子,“原本只是B级目标的混血种在我们抓捕过程中突破了临界血界。目前伤亡惨重。很遗憾,路主席,您的假期泡汤了。”

“你要是觉得遗憾,就帮我向执行部抗个议。让他们别总派师兄出任务,他们部是没人了吗?”

“主席,您欲求不满还请不要把我拖下水。直升飞机已经在顶楼就位。”

“哼,伊莎贝拉。”路明非扣上最后一个纽扣,系上围巾,“我立刻就到。”


北风从被打出的窟窿里呼啸而来,夹杂着纷杂的雪花。路明非的手已经被冻得通红。他躲在屋顶落下的巨石后,躲避目标“欺诈师”。

这是一个非常狡猾的A级目标。他擅长通过言语进行精神类控制的言灵。混血种被赋予的缜密逻辑思维加上龙血中难以抑制的嗜性本能,简直就是蝙蝠侠的大脑加上不惧怕氪石的超人身体。

路明非就是因为对方控制了一位“教官”而得到了错误的信息,被对方获得了很多个人信息,还被暗算至此。他不知道欺诈师还控制了谁,他被孤立在这栋废弃大楼里。

欺诈师原本的目标就是自己。从猎人到猎物的身份转变让路明非差点咬碎了自己的牙。他摸着口袋里仅剩的最后一支抑制剂。他快撑不住了,楚子航注入的那点微弱信息素和出发前注射的抑制剂早已被加速的血液流动而代谢殆尽。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裤子因为被打湿而紧紧沾包裹住大腿。

但这也有一个好处,他能闻到右边不远处传来的目标身上那股子恶心的狐臭味。他掏出口袋里的针剂,弹开盖子。

“路主席,你是不是忘了我是欺诈师?”身后突然飘出暴雨后飘出的芳烃化合物混着轻微燃烧后的硝酸味。

路明非手中的抑制剂骤然落地,摔个粉碎。

“怎样?自己情人的味道还没尝过对吧?”欺诈师脚尖扫开玻璃碎渣,手掰着路明非的脸让他面向自己。

“你卑鄙!”路明非呸的一口水吐在那张明显就是整过容的脸上。

欺诈师一巴掌打过去。他抽出手帕擦掉脸上的口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管喷剂,朝手帕上喷了点。芳烃化合物的味道悄然飘出,钻进路明非的鼻子里。甚至1毫升都不到的信息素提取液立刻让路明非在闻到的那一刹那脸色大变。

手帕被欺诈师捏着自己的下巴塞进了他的嘴里。

“为……什么?”他艰难地从牙齿里挤出这几个字。

“因为你被他们描绘成了神!”欺诈师张开双臂做出展翅高飞的样子,“我最喜欢的就是把那些自以为神的人拉下神坛!”

路明非手里的沙漠之鹰被欺诈师徒手拆卸,脚踝绑着的掌心雷也被丢弃在一边。唯有右耳的耳机被保留下来,让在地上。“就让大家听听吧。他们的学生会主席,他们的神发出的如低贱的妓女一般的求欢呻吟!”

处于浅层发【害羞】情期的路明非因为信息素的缺失对被强硬塞进来的那点微弱的信息素甘之如饴。他根本吐不出那块手帕,还死死地咬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的声响。

下身已经支起了帐篷,没有被控制住的双手相互绞着,裤子已然湿透。脸上泛起的潮红让他往常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不一样的令人遐想的神色。

“啧啧啧。不愧是低贱的Omega,是不是你就靠着这个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啊?”欺诈师蹲下身体,用手抹去路明非眼角的泪珠。“怎么不跪地……”

他惊讶地看着自己胸腔多出来的一把短刀。灼热的血一滴一滴落在积起的白色雪堆上,气化出阵阵轻雾。

“你……不该……因为……Ome……Omega……就掉以轻心……”他呸掉刚才添地上的抑制剂而沾上的石子。

路明非抽出短刀,又朝目标心脏刺去。混血种的强大力量让欺诈师临死前朝路明非喷了一脸信息素提取液。

妈的。路明非骂出了声。现在就连抑制剂也没用了。他完全发【害羞】情了。

他喘息着打开耳机的通讯,幸好刚才给紧急切断了,不然全玩完。

“伊莎贝拉……目标死亡。”

耳机那边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几乎盖过了他之后那句“把楚子航给老子叫过来!”

我先睡了

あやすみ
评论(19)
热度(158)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