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楚路 脑洞】皇子楚x国师路 01

向大家表演一个大纲文的骚操作【鞠躬
写起来真爽
真想正文和肉也这么写:)

楚子航在一个不大的大院找到路明非的。那个时候路明非正被他婶婶捻出家门,就因为他看了路鸣泽的书。
他哪想这个孩子那么小,根本没有办法继承皇位。
楚子航从邻里听说路明非在他婶婶家过的并不好。他婶婶对他不好,但他叔叔还可以,只是他叔叔在家地位低。听说以前是一个大家族的旁系,但因为宗室的半道没落,才导致现在的这个情况。可就算是路氏的旁系他们也实在是丢路氏的脸。
邻里对路明非都挺好的。他们都很心疼这个善良的孩子。比那个被婶婶惯坏了的路鸣泽好多了。对于再一次被赶出门的路明非,住他对门的老大爷收留了路明非,顺便也把楚子航留了下来。
楚子航看着饭桌上的清淡小菜只是默默地拿起筷子细嚼慢咽。和他对面狼吞虎咽的路明非形成反差。
饭后,路明非很不客气地坐在院子里陪老大爷下棋,一边下棋还一边恭维,惹地老大爷哈哈大笑。
楚子航就坐在旁边看着,不出声。直到老大爷说他乏了,就搬起板凳回房,而路明非就何老大爷告了别,从他叔叔留给他的后门那里溜回了家。
听到路婶婶的一句大吼“你还有脸回来。”老大爷从屋里走了出来,对还站在院子里听路明非那里后续情况的楚子航说,您能让那个孩子上私塾吗?
楚子航转头看向那个老者,年过半百的老者跪着说,明非本为长子理应先于路鸣泽识字。可您也看到了,那家人哪里把他当孩子看。他是路家的长子,不是奴仆。
楚子航把那位老者扶起,他答应了老者的请求。也是正好,他需要一个理由带走路明非。他也清楚,那个孩子不应受到这个样的待遇。

第二天一早,他就命人将连夜请人写好的太学的入学通知书送到路家。
虽然路家人以为那是骗人的,路明非那么小一个就能进太学。但这封信是官差送来的,不可能有假。所以最后他们就送路明非和前来接他的楚子航走了。
路明非小小的一个都没跑出过镇子,第一次出远门特别兴奋。他们走了好久才回到京城。看到京城里那么多人害怕地拉着楚子航的袖子不肯放。他们是在太子府门口下的车。路明非抱着他这一路越来越鼓的行囊不肯撒手,他怕小厮抢走他的东西。楚子航就让小厮退下,他牵着路明非的手走进府里。
太子府他就住过三天。里面还没有一点人生气。他把路明非安顿在客房。他就进宫看望母亲和老皇帝。
第二天清晨,他起来练武时就看到路明非晃着腿坐在桥边看湖。他这才知道这个孩子一夜没睡。他觉得这是他的失误。他就问路明非,你困吗?
路明非摇头。
楚子航说,那你先去洗漱,等我晨练完再说。然后楚妈妈出现了。他听说自家儿子带了个十分可爱的小孩子回来就跑来看看。还吵着要带路明非去逛街,给他和自己买东西。
路明非看到漂亮的楚妈妈要一起去特别兴奋,跳起来就向房里跑。【在这里,楚妈妈开始有点疑惑,路明非和路鸣泽小时候长得有点像。】

兴奋的路明非一路上都手舞足蹈地,拉着楚子航的手哪里都想去。而楚妈妈先带他们去吃了路边的鱼皮馄饨,又给路明非买了串糖葫芦。逛了一上午,笔砚没买着,路明非倒有了一桌子的玩具。先让小厮给送回府上。
下午的时候,楚子航顺便带着路明非去了次太学,给他办手续。虽然路明非年纪尚小但识的字比同龄人多,论语也能看懂大半,楚子航觉得这个例可以破。那群老夫子死活不同意,吹胡子瞪眼说,即使你是太子也不可以。楚子航怎么说服他们都不听。他只好作罢。
这时候林夫子牵着路明非走了过来,问那群人谁知道这是谁带来的孩子。
楚子航这才发现小孩子跑掉了。
路明非看到楚子航就扑了上去, 抱住了他的大腿。
林夫子看这个孩子是太子带来的,就说,这孩子是个围棋天才!小小年纪就能让老夫只让他两子。
那群老夫子看林夫子都那么说了,赶紧的,就把一切手续办妥,并表示,路明非明天就能来。
楚子航才不会让路明非住在那里,太子府离太学不算远。路明非完全可以住在他那里。
他带路明非回府,临走前,林夫子还塞给他一本围棋手抄本,想让路明非认他做老师。路明非在楚子航的应允下答应了。

晚上,路明非钻进楚子航的杯子里。小孩子因为一天都很兴奋而早早地睡了觉。楚子航看着小孩子的睡颜沉默不语。

第二天早上,路明非却哭得死去活来得,他不想去学堂上课。楚子航就哄他,哄了好久。然后错过了早课的路明非红着眼睛得站在太学门口,楚子航答应他说,下午就去接他。
路明非点头,一脸生无可恋地走近学堂。
下午楚子航去接他的时候,路明非却很开心地说,他明天还要来太学。他能在这里看到很多的书,夫子对他对他很好。
楚子航揉了揉小孩子软软的头发,好,明天再带你来。

然后全城的人都知道太子身边多了个小孩,太子待他如父兄。

就这样,楚子航每日都是在早上亲子把路明非送进太学,下午再把他接回来。
一直到太学放了春假,而楚子航要处理春节的酒宴事宜,在宫里和一群人讨论,直至天黑。他赶紧赶到太学,就看见的路明非坐在太学的台阶上发呆。
此时天色昏暗,他向路明非道歉,说来晚了。
路明非说,没事。就是夫子给我塞了几块小点,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饿,能不能晚点用膳。
楚子航抱起坐在石阶上许久的路明非,小孩子小手冰凉。楚子航把他护在怀里,为他遮风。
但是小孩子身体本来就不好,受了风寒,当天晚上就病倒了。太医来看过,说,路明非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受了风寒,以前的一些病根在这一次全爆发出来了。
他看着面色难看的太子摇摇头,对侍女交代了熬药的要求,就离开了。
楚子航看着榻上一声不吭的路明非,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他。很愧疚。他不眠不休地照顾路明非一夜。【喂药什么的我就不写了。咳】

评论(8)
热度(54)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