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渡世】延绵1-3

【渡世】延绵

Alpha渡海(余烬的味道)*Alpha世良(奶香)

狗血+Mpreg

 终于下手了。第一次写日剧方面的CP,也不知道这个设定会不会踩雷,会不会把世良写的太软。双A好难写啊。

纠结了一下写CP要不要打原著tag这件事,最终还是打了【顶锅盖】

希望一起想嗑小医生CP的大家加群来玩耍!

祝阅读愉快~

1)

    闹铃声未响起,世良就已经从噩梦中惊醒,身上的毛毯随之滑落。

 

    他再一次梦到了渡海征司郎。

 

    可能是信息素在作怪。让一个Alpha接受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是在违背人类生理本能的同时强迫世良在情感上接受。信息素在注入的那一刻,互不相容的Alpha荷尔蒙在血液中相互缠斗。刺破皮肤的疼痛加之被免疫系统当作入侵病菌而随之引起的发热、头晕等症状,世良每每在渡海咬破他的后颈并注入信息素后都要经历这样的折磨。再加上之后渡海对他的所作所为,世良往往在行将过半时就已经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后就会像现在这样,凌乱的茶几上空出一角来腾放针对信息素紊乱的药片。有时是两粒,有时是一粒的小小5毫米药片同白水一起吞服已经成了世良近期的例行公事。有时明明没有做,渡海医生也会丢给他一枚药片要他吃下去。

 

    不过,这几天信息素紊乱而导致的头晕、恶心、持续性低烧的症状已经减轻,甚至上次还发生他还没来得及服药就去急救的情况。

 

    其实世良在心里极其抵触服药。因为一直在踢足球而十分强健的体魄很少生病。已经很长时间连感冒都没有的世良对自己的健康还是很自信的。但现在,一直一直都在服用药物让他觉得自己十分脆弱。并不是歧视Omega,但世良觉得自己现在比以前班上弱不经风的Omega还要不如。

 

    他也只是这么想着。对于渡海医生的医术,世良有着几近盲目的崇拜。左右难为的他最终选择相信渡海医生,吞下了那两枚药片。

 

    被渡海独霸的休息室里现在只有世良一个人。渡海医生……现在应该还在做手术吧。世良这样想着。他脱下被折腾的乱七八糟的浅蓝色工作衣,从沙发背后的双层床上拿起一件新的上衣和内裤套上,然后拾起地上幸免于难的外裤。那个床铺已经变成世良专用,不常睡人,大多用来存放换洗衣服。早上有一位心尖受损的瓣膜置换手术患者,关川医生做不了就只能渡海医生主刀。

 

    换下的衣服被丢弃在床底下脸盆中,世良猛地打了个喷嚏。他突然发现渡海医生的信息素闻不到了,就像它本身一样,随着星火殆尽而消失。世良使劲吸了吸鼻子,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就连他自己的信息素也闻不到了。沾在枕头上、床单上、被子上的,能沾上信息素的地方都没有了。他突然开始慌张起来。

 

    他从未如此渴望渡海医生的信息素。那个只有渡海医生一人所有的,极具渡海医生本人特性的,檀木燃烧后余烬的味道。他疯了一样地冲到沙发上,那里放有渡海医生的衣物和平时常用的毛毯。世良把那些东西都抽出来,堆积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小的垒状物体。

 

    闹铃这时才姗姗响起。惊得世良猛然间跳起,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渡海医生本就杂乱的房间更加杂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完了完了完!世良匆忙打乱那堆衣物,拿起脸盆和洗漱用品跑出休息室,今天7:45分还要跟着佐伯教授一起去查房,迟到了会被训斥的。

 

 

2)

    例行查房的时候,渡海医生也在。世良谨守约定,在平时和渡海医生保持在外人看来单方面施压的指导医和研修医关系。

 

    他现在就站在队伍的最末尾,离渡海医生只有一个身位。举起病例悄悄遮住自己的下半张脸,世良打量起渡海的背影。好像……他还没有这么细致地看过,世良这样想到。微微驼起的脊背,后颈微微凸起的腺体上贴有25平方厘米大小的信息素屏蔽贴。

 

    按照规定,医院里上至患者,下至后勤人员都必须使用信息素屏蔽贴。世良在闻得到信息素的时候是非常感激这个规定的。他就很讨厌自己的奶香味信息素。也正因这个味道,在前女友祐子知道了他的信息素后选择和他分手。

 

    这让他一度陷入低迷状态,差点考不上东城大。也让他到目前为止,只交往了祐子一人。

 

    但现在,他又开始讨厌这个规定,他想闻到渡海医生的信息素。非常非常非常想要沉浸在渡海医生的信息素里,希望那个味道将他包裹起来,这样才能给他带来些许安心。世良试着嗅了嗅,但在满是来苏水气味的医院里,世良闻不出任何信息素味。

 

    一点一点,不断地尝试着靠近。直至渡海停下脚步,世良一头撞上对方,鼻尖刚好撞在屏蔽贴的位置。

 

    还是什么都闻不到啊。世良揉着撞疼的鼻子,天外游神,却在对上渡海医生的斜视时90度鞠躬道歉,诚惶诚恐。

 

    “碍事。”

 

    “对不起!”

 

    这样的对话在世良跟着渡海学习的两个多月里以平均每天5次的频率发生,并成爆发式增长趋势。

 

    但真的,好想闻到啊。

 

    可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就和转了性一样开始喜欢甚至渴望渡海医生的信息素呢?同为Alpha会相互抵触彼此的信息素,无论信息素闻上去完全不具备攻击性。这是常识也是本性。就像世良这样的奶香味,和高阶医生的薄荷味信息素在没有使用屏蔽贴而共处一室时,他们会下意识释放信息素来保持距离。

 

    在渡海医生第一次对他注入信息素的时候,世良就因为同为Alpha而产生的排异反应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恶心想吐的感觉油然而生。

 

    可现在却……?

 

    “世良?”同为实习生的岛津发现世良并没有跟上来,在避开一脸冷漠的渡海后小声地提醒对方。

 

    “啊!来了!”世良小跑着跟上大部队的脚步走进片桐先生的病房里。这可是佐伯医生的病人,不能怠慢。

 

 

3)

    “世良你最近有点心不在焉的,是发生什么了吗?”岛津卷着盘中的意大利面,但她最近在减肥,只吃了半盘就不想吃了。

 

    午休时间,同为新人实习医生的研修医们聚集在餐厅里吃午餐。

 

    速水坐在世良对面,他听到岛津这么说,突然放下筷子,抬头盯着世良细细打量了一番,“嗯……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突然被点名的世良停下了搅动咖喱饭的勺子,一脸茫然。

 

    北岛的筷子直直杵在世良眼前,筷子上沾的味增汤甩了世良一脸。“什么什么!你谈恋爱了?快点老实交代!Omega吗?还是说Beta?长什么样!今年几岁!哪里工作的!”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我没有谈恋爱!”世良差点没忍住把勺子丢向速水和北岛的冲动。

 

    “我看你最近在医局休息室里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发呆时间也是。聚餐你也很少来了。是身体不舒服吗?我们可是医生啊,小毛小病不去注意很容易拖成大疾你又不是不知道。”岛津一脸关爱弟弟的姐姐模样,“要不要拜托宫元护士帮你预约一下身体检查?”

 

    世良推拒着,“不用不用。我觉得是最近夜班太多了的关系。等下个轮班结束会好好休息一下的。”

 

    “真的没关系吗?不过你最近的夜班确实太多了。还全都是和那个恶魔一起。”

 

    “排班的……是猫田护士。”

 

    所有人忽然都噤了声。

 

    “世良……你是不是被……职场骚扰……?”

 

    “没有没有!渡海医生其实不是这样的人!跟着他一起做手术能学到很多东西的!”世良试图为渡海争辩,可渡海的恶魔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没人相信他说的话。最终对话在“如果你受到了职场骚扰一定要和我们说”这样的话语中结束。

 

    真是的,我真的没有被职场骚扰。世良还掉只吃了一半的咖喱饭餐具,和大家一起去礼堂观摩佐伯医生的手术。这场手术第一助手是渡海医生。其实比起自己来,渡海医生更加辛苦呢。只是其他人都不知道罢了。

 

    不过,以前再怎么熬夜也都能精神奕奕地应对。我是……老了吗?要么就听从岛津的建议去做个检查?


评论(9)
热度(99)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