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楚路】一篇长长的絮絮叨叨

终于在九点半之前写完了。但是名字就这样了。


人物严重崩坏。


期末考之前的最后一篇,只要我不手贱。


然后……就这样吧。通篇的前后不搭。


【PS:我貌似真的是个话唠。】






诺诺一直都觉得路明非挺天真的。

即使已经成了学生会主席,开启了人前“装逼”的模式,可私下里,她还是觉得这个被誉为“很man”的学生会主席还是很天真。

很像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衰小孩时期的样子——无忧无虑,可又有哪里不一样。

他好像拥有了一切。

说真的,如果不是那天诺诺陪凯撒参加卡尔塞学园的酒会,可能她还要很久才能发现这个原因。

她看到路明非和楚子航接吻!

虽然男男之间的爱情她并不反感,甚至觉得他们这样很勇敢。但是那是她的小弟啊!他怎么被这个狮心会会长拐走了!

她虽然很想出面阻止他们,但看看路明非一脸娇羞样地双手抵在楚子航胸前,欲拒还迎。而楚子航似乎发现了她的存在,在放开路明非后朝她那里看了一眼。突然她想起上次苏茜给她看的那一本五毛本,她觉得还是乖乖等他们走了再出来吧。

还记得芬狗讲过,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的。

但她心里还是不太舒畅,她小弟什么时候被这个“杀胚”给看上了?!身为宅男的路明非不可能突然就觉醒了Gay之血啊!要知道,她在离开学园之前,路明非还是一个会对着漂亮妹子犯花痴的天朝纯正宅男啊。

诺诺觉得他应该和路明非好好谈一谈。于是她好不容易找了个时间把路明非约了出来。

她用从金色鸢尾花学院那里学来的辞令委婉地向路明非表示:那天她看到了他和楚子航接吻。

当然,就算是脸皮比犀牛皮还厚的路明非对于自己和一位男性接吻还被师姐看到的这件事,也是会从一脸幸福的用手机发短信的样子突然满脸通红的放下手机,然后支支吾吾地说,“师姐你都看到啦……”

诺诺点头,看到眼前这个小媳妇样的小弟,她差点跳起来,“你说什么时候被楚子航给拐走的!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我可是你师姐!”

路明非赶紧安慰诺诺,然后一五一十的全都抖出来了。

他说,那天下着大雨,可他没带伞。站在图书门口不知所措。他已经不能想以前一样在雨中狂奔回宿舍。穿着Burberry的风衣,他可不想再被伊莎贝拉吐槽,别看她行事凌厉,她在某些情况下比师兄还要八婆。

可这个时候图书馆到了闭馆的时间。虽然他可以凭借S级的身份,让图书馆开馆,但他不能。就在这个进退不能的时候,他看到了师兄,远远得,从黑暗里走出来。

楚子航看到站在昏暗灯光下向他招手的路明非,他问路明非,“早上我发短信提醒你要带伞了。没看到吗?”

路明非挠挠脸,“我看早上阳光明媚,花儿对我笑,小鸟叽叽喳喳叫得正欢,我就没带伞。谁知道这就像开了随机函数似的!”

楚子航无视了路明非的烂白话,撑开手中的伞,站在雨幕里,问他,“要不要我送你回宿舍?”

然后,路明非就答应了。

“你这样就被俘获了?”诺诺双手环胸,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看着面前满满回忆的路明非。

路明非摇头,他继续说道,后来回宿舍的时候他身上一点也没湿,反倒是师兄身上湿了大半。他一看才知道师兄的伞大半全在他身上。路明非自然要留楚子航下来把衣服烘干了再走。

楚子航自然是拒绝,他把路明非送到楼下,和他道了声“晚安”就走了。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远去的背影,觉得心里有点暖。

再后来,他总能在图书馆遇到师兄。在写论文时遇到任何问题都能在楚子航这里得到解答。师兄还会在图书馆闭馆后带他去食堂请他吃饭。次次如此。

期末考的时候路明非竟然没挂一门课,再加上那么多顿晚餐,他觉得他应该向楚子航道谢。但别看他现在是个有钱人的表象,他仍然请不起逼格极高的米其林,在食堂吃饭又容易被围观。于是,他在回到中国后在路边的一家大排档穿着一身名牌请同样一身名牌的楚子航吃了饭。

诺诺在这里表示,就算是有那群老部长逼着接受文化教育,路明非你还是这个样子。

一不小心喝多喝了点酒,路明非拉着楚子航哭诉,说他一点也不想无助地站在井底大哭而无能为力。可训练又好苦,简直就像是把他拆开来再重组。当他好不容易咬牙坚持了下来,可你们基本上都不在了。芬狗走了,师姐走了,老大走了,师兄你也不在……

路明非后来的也记不得多少了,就记得后来师兄把正在絮絮叨叨呢喃着,低声轻泣着的他背在肩上。

所以路明非第二天是在楚子航的床上醒来的。

他在迷迷糊糊间被楚子航叫醒,后者告诉他学园给了他们两个一个任务,要他们去某个偏僻的山里回收一个龙蛋。




宿醉的后遗症并没有路明非想得那么简单。他接过楚子航递来的碗喝下了醒酒茶,又抱着被子在床上看着面前的楚子航呆坐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他在师兄家里过了夜。




路明非差点连话都说不出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师兄……我……昨晚……”




楚子航把衣服叠整齐的衣服放在床上,路明非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你昨晚和太多了。我觉得你可能不会想回你姨妈家,我就把你带回家了。”




路明非听完很想摸摸捂脸,心想:完了,丑态全部师兄和他家人看到了。




楚子航在走出房间前对路明非说,“没事,我妈妈昨天在她小姐妹那里过夜。”




师兄你是会读心术吗?!




寻找龙蛋的过程并不算艰辛,这比不上路明非的地狱式魔鬼训练。他们根据指示,在一个山洞里发现这颗他们要回收的龙蛋。




喀斯特地貌下的溶洞阴冷潮湿,穿着夏天短袖短裤的路明非不自觉地发抖。楚子航在一旁递一件外套给他。




路明非穿上那件外套并说,“师兄你简直就是哆啦A梦!不过师兄你看过吗?”




楚子航点头说,“看过。它电影上映的时候我陪我妈妈看得。”




“哦。”路明非应了一声,原还想着找师兄这个没有童年的人一起去看的呢。




“你若想看,我就陪你去一次。”




路明非惊喜地转身,师兄真的会读心术啊!他双眼盯着楚子航没戴美瞳的黄金瞳,“那么就说好啦!”




诺诺在这里表示,你们这两个是在出任务还是在约会啊!楚子航真是居心叵测、城府极深的人。揩视他小弟那么久。




这次不知道是他们两个光顾着谈情说爱激怒了他面前的单身狗,不,单身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龙蛋提前出生了!




超A级和S级的搭档组合怎么可能会怕这个小小的刚出生的单身 • 龙呢。他们很快得就解决了这个危机。




但溶洞要塌了。就算是坚硬的碳酸盐质石灰岩,还是抵不过他们的一顿架。可能说人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路明非一个不慎就被压在了塌方的岩石底下。




其实是楚子航身下。




楚子航在危急时刻爆血救了路明非。但楚子航可是五度暴血的人了,可以说他为了路明非,无所不惜。




路明非并没有对诺诺讲后来发生的具体事宜,当然,包括他和小魔鬼路明泽的交易。他就说楚子航为了救他重伤昏迷,在病床上躺了好久好久。




刚出溶洞的时候路明非就差点哭出来。他在师兄病床前说着烂白话,“师兄你看啊,我们两万五千米的长征都走过来了,你也没有性命之忧了,你怎么就没醒过来呢?”路明非想不明白啊,他这个一无是处的衰小孩怎么就楚子航这样的精英保护着呢?




最后楚子航是在他被救后一个月才醒过来。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拉起趴在他身旁打瞌睡的路明非在后者还迷糊的时候吻了他。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诺诺听完这一个长长的絮絮叨叨,她也不打算问路明非在爆血的那一段后面他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她伸手揉乱了路明非倍加保护的发型,说道,“我的小弟也终于嫁出去啦。”




她是看着路明非和楚子航一起消失在她视线里的。看着楚子航牵着路明非的手,她觉得她很有必要和苏茜讨论一下出本的相关事宜,不能只有她一个人被闪瞎眼。




其实,诺诺你不也是和凯撒励志闪瞎他人双眼的人吗?




真是天道轮回啊。



评论(11)
热度(52)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