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ie顾明明

Pull me back.

【夏乐】叛逆的夏夷则

阅读须知:【这是一个坑!填坑遥遥无期哦!】
CP:夏乐
【最新已更新】


说是说借用鲁鲁修的梗,但也只有阿阮给了夷则能力这个梗。剧情走向,人物设定什么的一概不一样。文中会有lo主我自己的主观意识,不和什么的如果上升到道德等方面,我的错我就停笔删稿。如果双方无法谈和,我一概不理。谢谢。
不过这也是剧情到很后面的事情了。能不能写完都还是个问题呢。【嘘】
我才不告诉你们我的剧情才第一部分就已经离大纲而去了……(ノ_<)
想了想还是分章更新,不然我自己都会乱掉的。
人物的话,好久没有吃夏乐了,如果有任何崩坏情况,请及时联系lo主!
欢迎前来玩耍!

祝你阅读愉快!

 

01)

“滴答、滴、答”


乐无异有些烦躁地捂上自己的耳朵,转身侧躺的同时,身下的单人铁架床发出“嘎吱”一声声响,在狭小的密室里格外刺耳。不过一时也盖住了不知哪里传来的水声和门外的各种声音。头顶的灯明晃晃的亮着,氙气灯,二三十年前就淘汰了的灯。现在就连替代它的LED灯都停止了生产,改用几年前刚合成的新材料用作的灯。

 

他万万没想到他会被人绑架。

 

今天原本是一个和平的日子。他一如既往得在沈校长面前和谢教授一起调试不怕打雷二十五号,然后被沈校长赶出实验室;他一如既往得在中午约闻人羽一起坐在食堂吃饭,然后去文学院上决微教授的文论课;一如既往得走出校门。然后,他被人打晕了。

 

他伸手轻轻碰了碰被打的后脑勺。没有皮外伤,但不出意料地起了包,疼得他冷气直抽。喵了个咪,那个人下手好狠。

 

侧躺在连枕头都没有的床上,思绪打成了一个解不开的麻花结横亘在他后脑勺的起包处。他现在毫无头绪。

 

“嘎吱”,他又翻了一个身,但遭到门外长得凶神恶煞的看守拉开监视窗后的一顿臭骂,其中夹杂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关于他只能看到那个人的发黑牙垢和肥厚的双下巴,但那个他却是凶神恶煞这一点,他猜的。

 

老老实实地僵着身体,连枕在头下的手臂都不敢抽出。这有点憋屈,他想。这时,一切又恢复了之前的状况,除了滴答水声越来越响。

 

难道外面的人都听不到吗?这不太可能。如果老旧铁架床的嘎吱声都能使外面的人大发雷霆,那么这种更加扰人的声音他会毫无反应?别说之前是因为他脾气差。好吧,他脾气是不好。从他清醒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被吼了多少次。而且当他静下心来时,他能很清楚地听见门外传来的各种声音。从来回巡逻的三人脚步声,到隔壁房间电子门锁被打开时所发出的提示音。可见这里隔音效果可不太好。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什么声音?

 

乐无异思忖片刻,最终心一横,左手撑在床板上一跃而起,但头部被击打后的脑震荡症状让他直接跪倒在地。明明快要耳鸣到精神衰弱,门外看守的拍门与咒骂声却清晰地直达耳蜗。

 

但是很神奇,滴答水声的停顿时间有长有短,富有节奏感,像是某种旋律或是密码。摩斯密码?乐无异下意识地将其在脑中按摩斯密码转换“Find Me”。

 

头突然间停止了眩晕,但与此同时,他也听见了左侧墙传来了沉闷的扣墙声。与直达大脑的不知为何物的水声不同,前者是物理,后者是魔法攻击,同时伤害,迎头暴击。跪倒在地的乐无异默默在心里比划了一番。悲伤,那么大。

 

他对墙那头不知名者扣墙回应,然后静静等待。至于“Find Me“,他现在是无能为力。自救都办不到,

 

也不知等了多久,大概有一个春秋那么久。正当他躺在地上思考人生之时,只听“嘀”的一声,那扇无法从里打开的门打开了。他心里“咯噔”一下,急急忙忙趴伏在地,但他并未听见咒骂或是受到拳脚。“乐无异?是你吗?”他听见有人那么说道。

 

       乐无异急忙转头与那人对视,只见来人清秀,并不是雇佣兵或是正式军人的打扮,甚至看起来只是一位刚刚毕业的高中生模样,但他手中握有一把枪。Glock 18,一种女性偏爱的枪。

 

       突然,乐无异像是想起了什么,在对方扶起他的时候一声惊呼,“夷则!”如果不是他现在头晕得站不起身,大概直接一个熊抱就扑上去了。

 

他知道自己得救了,但夏夷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评论(6)
热度(15)
© Janie顾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