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再次对上他们的眼睛
我才意识到
我究竟错过了多久
闪闪发亮的眼睛里
闪烁着梦想的光

【2727】秋千

找出了以前的笔记本……两年的前的,却像是隔了三十年春秋那么久。
真•初中生文笔,现在也不是这种装逼的文风了。
祝阅读愉快~



秋千
泽田言纲*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和泽田言纲是一对双胞胎。他们拥有相同的面容,相同的觉悟,却没有相同的性格。一个是胆小、懦弱的废柴纲,一个是冷酷、强大的彭格列十世。身份不同,经历自然不同。

纲吉自小就在日本成长,而言纲则跟随父亲前往意大利。母亲在闲来无聊时总是将父亲家光寄来的信件读给纲吉听,信件的内容无一不是和言纲的成长有关,偶尔还会夹杂着对母亲奈奈爱的表达。

言纲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无论再难的题目只要给他讲解一遍他就会明白,对于同一道题,纲吉有时要用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一天。纲吉也因这个对于自己的哥哥泽田言纲十分仰慕。

每当纲吉不愿意喝牛奶,吃胡萝卜时,妈妈总以:吃不下去就见不到哥哥为由,让纲吉听话。

这招百试百灵。

为此,纲吉只好忍受牛奶流入喉咙那股黏稠的感觉,和胡萝卜特有的味道慢慢着刺激着味蕾。

这一切只是为了见到自己的哥哥,泽田言纲。




纲吉一直都喜欢自己孤身一人坐在秋千上,静静得坐者。

橙黄的秋天就这样过去了,纯白的冬日来了。

在空无一人的街角公园里,纲吉像往常一样坐在秋千上。天,突然飘起了小雪。没带围巾的他脸被冻得通红,双手使劲得搓着,嘴里不停的哈着热气。四周白茫茫的,远处时不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在这雪天格外刺耳。

突然,鞋子踩在雪地上那"咔支、咔支"的声音传入纲吉耳中。他原本以为是妈妈来接他回家,便满脸失落的抬起头,想着该如何向妈妈解释自己为何现在还不回家。顿时,他愣住了。

眼前的人和他有着相同的面容,唯一的区别在于瞳孔的颜色,纲吉是纯洁无垢的浅褐色,而他是嚣张狂妄的金红色,在这苍白一片的雪景中无比耀眼。

那个男孩将自己的围巾戴在了纲吉的脖子上,并朝他慢慢地伸出了早被捂热很久的手。

不需要任何语言,血缘间的亲密感就像红线般将他们牢牢地绑在一起。

这便是泽田纲吉对于泽田言纲儿时唯一的回忆。




从小到大,纲吉都有一个平凡的愿望,他希望自己过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生活,在二十几岁结婚,在三十几岁升职加薪,老了啊就和妻子一起周游世界。

不过,这一切只是建立在"愿望"二字上。

近日,泽田言纲从意大利休假归来,但自从他回来,纲吉每天遇到的,尽是些奇怪的人,奇怪的事。

他觉得一切都变了,连泽田言纲也变了。哪怕没有彭格列的超直感,得到的结论依旧如此。

他总是尽力疏远言纲,不愿从他口中听到任何关于彭格列的字眼,毕竟泽田言纲的世界不是泽田纲吉所能接受、生存的。

依旧是那个秋千,却因太久没人触碰而附上了一层浅浅的灰尘。

就像记忆里的那一场雪,模模糊糊,却又清晰可辨。

那双金红色的眼眸,澄澈明净。

纲吉他想要触摸,摸到的却是满手的泪。他也不知自己究竟为何哭泣,或许是因为灰尘的关系,或许是触景生情亦或许是触景伤情。他不知道,因为他不会知道,那被埋藏在内心深处最为宁静的一片净土里的记忆。

他想祈求上苍给他一次时光倒流的机会。他想再次感触当年那场突如其来的微雪,那条宽厚柔软的围巾,以及那柔和温暖的手心。

那是泽田纲吉可求而不可遇的。

天渐渐变黑,正当纲吉准备起身拍去裤子上的雪时,他听见那熟悉的脚步声,抬起头来,他再一次看见了那一直刻画在他心中的那双金红色瞳孔。

纲吉直直对上言纲微怒地脸,紧抿双唇,就这么一直注视着。

雪停了,言纲想和小时候一样,向纲吉伸出手,却发现,哪怕自己已是彭格列十世,却依旧没有足够的勇气。迟疑着,手停在了半空中。

纲吉对言纲的反应并没有惊讶,只是笑着说:"What about your world?"

一切都从未改变过,就算变了的,也只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发成熟的面容及思想。

因儿时的贪玩而在秋千上印刻的记号,也因年久的触摸而变得模糊不清。记忆中的场景却越发清晰。

言纲终于鼓起勇气,就像十年前的他朝十年前的纲吉伸出手一样,笑着说:"Now it is our world."


- 完 -





评论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