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再次对上他们的眼睛
我才意识到
我究竟错过了多久
闪闪发亮的眼睛里
闪烁着梦想的光

【楚路】手套

今天真的是我活到现在,上海最冷的一天了。
早上出门感觉差点被风刮跑。
然后乘今天还没过去,纪念一下。
两人并没有什么JQ,但是你们可以私底下升华一下他们的革命友谊对不对?
小短篇(=゚ω゚)ノ
祝阅读愉快~



到了冬天的时候,手上总会出现一些不知怎么来的小创伤。路明非往往都是等到伤口被狠狠刺激,或是血流不止的时候才发现。

他为此苦恼了很久。

可是还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每到冬天,他总是特别小心自己的双手,带上手套,或者将它们放进自己的羽绒服口袋里。

今年冬天,是四十年来最冷的一年,而今年也是四十年来最冷的一天。路明非迟到了。早上为了与挂在阳台上的裤子作斗争,他不幸晚了十分钟,公交车没赶上。

风呼呼地刮着,就像语文课文里经常被用来描述的“风如刀割一般吹在面颊上”。利如刀割的风直接糊在路明非的脸上。

可怜的他今天还忘了带手套,以及耳机。

他很苦逼地举着手机,在呼啸的风声中给老板打电话说今天会迟到。好不体贴员工的老板在温暖的空调房里向他威胁着要扣他工资。

逼得路明非只好用耳朵和胳膊夹着手机,裸露在外的手插进口袋里,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听老板将近五分钟的教育。好在老板还算有点常识,允许路明非晚半个小时来公司。

可是家住得偏,下一班公交车半个小时后才到,出租车又喊不到。站在公交车站,被风吹成傻逼的路明非不知所措。

然后,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他的面前。起初,路明非还以为那是接同事或者女友的人,但后来,直到那辆车挡风玻璃降下来,露出车主的脸,路明非才后知后觉。

那是他的新邻居,楚子航。

楚子航问他需不需要载他一程,因为公交车十七分钟前已经开走了,而他看路明非被风吹得鼻子通红,冻得直哆嗦。

这真是路明非的小救星小杜!路明非也很不客气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他告诉了楚子航自己的目的地后就靠在真皮座椅上。车里的很缓和,路明非一不小心就直接睡了过去。谁叫他昨晚上与那八百年前就坏了的空调斗智斗勇来着。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感叹自己为什么不是个T呢?血厚呢。

直到他被楚子航叫醒,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公司门口。他赶紧下了车,并向楚子航道谢。

正当他转身准备走进大厦时,他被楚子航叫住了。对方下了车,并将一双羊绒手套塞进了他被冻成红萝卜的手里。

“感谢你那天请吃的大排档。”

然后长扬而去。

捏着手套的路明非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去谢楚子航。这时候,他倒是一点都不冷。

他揣着今晚喊楚子航吃火锅好,还是吃面好的想法,走进了公司大厦。

评论(3)
热度(24)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