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突然哭得稀里哗啦的。
脆弱得和张脆皮饼没什么两样。
已经成渣。
不如意之事十有十足时,接下来也就差不多了。
凌晨四点十七分之前一定要睡着。
我究竟在干嘛?
想要一个抱抱。
谁都无所谓……

评论(3)
热度(2)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