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团担偏红
渡世二竹本命
楚路初心隐退
以上

【楚路】你是谁?(试阅)

写了1200个字我还没写到这路明非向陈雯雯告白……更别提师兄出场了……
不过放心!就算小明子告白成功他最后还是没办法和陈雯雯在一起。但是苦了陈雯雯……她最后没有和赵孟华再一起……
占tag抱歉,我想听听看文章叙述上的一些问题


梗概:
如果路明非当初把那份录取通知书当成玩笑,所以给退了回去呢?


收到赵孟华的短信时,路明非刚刚走进地铁站,扑面而来的冷气冻得直他打一个激灵。

赵孟华要结婚了?还是和柳淼淼?

他该说真不愧是赵孟华有好大的手笔,在教堂举办西式婚礼,还在市里唯一一家五星酒店宴客?还是该感叹物是人非,赵孟华最后还是甩了陈雯雯?

路明非走下楼梯,根据多年的经验选了个冷气最足的地方掏出手机站定等车。深色T-shirt之前在烈日下吸收了太多的热量,混着汗水紧紧吸附在身上。真该给发明空调的人颁一个诺贝尔奖!这天太热,根本离不开空调。

他查了查那家酒店,虽然还没有发生过因客人衣衫太过邋遢而被赶出酒店,可他连一件能穿去出席婚礼的正装都没有。唯一一件比较上档次的东西就是他大学毕业后叔叔送给他的天梭手表,但皮质表带太容易磨损,换一块表带又要800软妹币。穷得连生活费都快付不出来的他自然只能戴着文具店五十块电子表,脚穿三叶草山寨鞋,身穿二十元淘宝爆款T-shirt,混入碌碌而为的人群中,随波逐流。路明非埋头想着,头一点一点地直接敲在了玻璃门上。

他揉揉发红的额头,抬头看玻璃门上的油腻印子,咧了咧嘴。趁除了另一边的站台工作人员之外,而因为刚开走一班车所以四下无人的时候,他伸手去擦那个印子。

可对面的站台上有一个人正在看着他。

站台上有人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或许正在擦玻璃的自己更奇怪一点。隔着两层玻璃,他能看见对面陌生人简直就是粘在自己身上的眼睛,以及对方眼睛里映射的一脸蠢样的自己。他们仅仅只隔六七米的距离,可路明非只能在列车驶来之前的十五秒钟里,记住对方的那双不一样的眼睛。

像是在雨夜彷徨的离群野兽,就算耷拉着耳朵,也依旧不掩嗜血野性。他潜伏在暗处,紧盯猎物,绷紧肌肉神经,蓄势待发,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雨幕,撕咬他的脖颈。

路明非摸着下巴寻思着究竟在哪里见过那双眼睛。可他思来想去就只有雨、雨、雨。一个“雨”字卡在海马区里不上不下。可他讨厌下雨。

因为每到下雨天时,总有个声音在他脑袋里低声耳语,“去找他,去找他,去找他。”

而现在那个声音回来了。


再次见到陈雯雯的时候,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相差四年。

他高考时运气大爆发,考进了北京一个大学,金融专业,最后还进了个还算不错的公司,证券方面的。可惜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和陈雯雯进入一个学校。

他在四年里不是没有试过和陈雯雯保持联系,但他从未从陈雯雯哪里听到任何有关赵孟华的事,或者是任何有关另一半的事。他和陈雯雯之间永远只是朋友,无法跨过那一条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

他给陈雯雯发一个有趣的新闻链接,陈雯雯会他一个😊。路明非有时就会捧着手机想一个😊表示开心,两个😊表示喜欢,三个😊又表示什么?光这个他就能想一下午。但陈雯雯究竟是否点开过这些链接路明非久不得而知了。

大部分情况都是路明非找的陈雯雯。他绞尽脑汁想的话头时常只有一两个来回的对话就结束了。唯一感到庆幸的是陈雯雯没有嫌他过于频繁地没事找事而拉黑他。

而阔别多年再见面时,路明非还是那个坐在天台上无所事事看夕阳的傻冒,陈雯雯还是那个坐在长廊上读杜拉斯《情人》的美丽姑娘。

评论(8)
热度(16)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