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贱虫】记者和流浪汉

我尽力了,我不会玩梗也不会生花,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原来是想写失去女儿的音乐家疯疯癫癫地成了流浪汉在公园里喂鸽子的故事,结果就成了这样,疯疯癫癫的傻Wade和点错技能点的Peter。结局太仓促了......也许会修改?

人物OOC的严重,原型大概是终极动画里的小虫。啊,还是前三季好看。

祝阅愉快~

 

1)

       最近有人发现中心公园里的一张长凳上时常坐着一位流浪汉,裹着破破烂烂的外套,只有半截的裤子,脸上遮掩不住的丑陋疤痕,从垃圾箱里捡来的塑料拖鞋,长长的刘海遮住了整张脸,蓬头垢面。没人见过刘海后的脸是什么样子。他像座雕像一样静静地坐着,偶尔撒下一把干玉米籽,惊起一群白鸽扑棱着翅膀争相进食。

 

       曾有人因无聊、要挑事而特意占据了那张长凳,幸灾乐祸地看着手拿玉米粒而不知所措的流浪汉。他原以为看起来好欺负的流浪汉会就此罢休,转而走向右边那张无人就坐的长凳。但流浪汉并没有那么做,他甚至没有出口警告或是辱骂,就一言不发他狠狠地揍了那个好事者。在警察赶来的时候,他已经将那个人揍得鼻青脸肿,断了趾骨,还掉了颗牙齿。

 

       后来墨守成规,再也没有人敢霸占那张长凳,流浪汉也因此被描述为一个沉默的恶魔,残暴的怪物,孩子们敬而远之的对象(新都市传说)。

 

       但是没有人见过流浪汉究竟长什么样子。也没有人愿意冒着被爆揍一顿的风险对他做些什么,无论是恶行还是援助。毕竟他只是个不起眼的流浪汉。无论他曾经如何,现在只是一个纽约城千万流浪汉中的一个。某天暴死在桥洞里也不会有人发现的,无人关注的流浪汉。

 

       他今天也过着这样的生活。

 

 

2)

       Peter只是纽约城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刚刚毕业、没有实习、新入社会的无业游民。这境遇真的很惨。相比起其他已经拿到各种公司offer的同学来说,他还苦苦挣扎在找工作上。

 

       他手拿那份被拒绝的简历坐在中心公园里,唑了口美式咖啡,(呃,真苦!)看着远处的白鸽从这头起飞又转而降落在那头,做着各种无用功。

 

       这是他被第五家报社拒绝。

 

       Peter毕业于知名高校,而他想做一名记者。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没有一家报社愿意录用一位生物系毕业的高材生。哪怕他有长长一串的获奖列表,囊括校内校外、国家国际各类奖项。目前所有的报社都用“无工作经验”这一件事实将他请出门外。

 

       Peter很沮丧。他是真的很想做一名记者,他想用Uncle Ben的相机记录下这个世界。这是他在六岁生日的家庭聚会上接过这架相机时就暗自下定的梦想。他可还没告诉任何人。为了能成为记者,他放弃了导师为他提供的奥斯本公司的实习机会,在所有人看好戏的目光中坚定地离开了大学。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就算他还没有试过全纽约的所有报社(纽约城就是有那么多的报社),他还不是全无希望。

 

       也许他该回家翻出励志片的碟再好好看看?《奔腾年代》?《卡特教练》?《洛奇》?好像都不适合自己……

 

       又唑了口咖啡,Peter决定下一次失败的时候再也不喝美式咖啡了。MJ推荐的这款一点都不适合自己。大概还是香草星冰乐之类的无咖啡因甜味饮料更能安慰自己疲惫的心灵。

 

       远处的鸽子又扑腾翅膀起飞,争相啄食地上的玉米粒。夕阳西下时的纽约沉浸在一片安宁中,Peter朝对面半个小时内都没挪过窝的流浪汉友好地笑了笑(好像被无视了),然后丢掉手中还剩一大半的苦咖啡,转身离开。

 

        他可还要帮Aunt May买鸡蛋呢。

 

3)

       Peter一连几天都坐在中心公园里。他已经连喝了好几天的香草星冰乐了,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接连失败好多天,现在仍然是一个无业游民。

 

       而他的对面,也一连几天都是同一个流浪汉。这有点奇怪,虽然不是什么治安问题或者市容问题,但闲来无事的Peter难免很闲。

 

       也许他是一名任务中的FBI,正伪装成不起眼的流浪汉监视某人,他想。这听起来真刺激,电影里才有的FBI!那他外套里面一定藏着的一把枪!裤腰带里藏着杀人钢丝!大概那双拖鞋实际上是部移动电话?可他厚厚的刘海应该遮住了他大部分视线,能看得见目标人物吗?

 

       虽然刚才的设想太不符合实际,Peter也很乐意继续让自己的思维发散下去。

 

       这真的很有趣不是吗?

 

4)

       Peter和那个流浪汉打了一架,因为Peter总是能发现那个流浪汉出现在他的身边,流浪汉总是能感觉到Peter奇怪的视线。

 

       结局:两败俱伤。

 

 

5)

       听到别人在议论中心公园的那个奇怪暴力的流浪汉时,Peter不禁低头喝了口咖啡来掩饰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是啊是啊,我知道这个流浪汉,我还和他打了一架。

 

       当初Peter也是一时火气冲上大脑,失去理智才和那名流浪汉大打出手。虽然不全是因为这个流浪汉的蛮横才导致如此,那时他心情不好。被人冷嘲热讽、并用白眼相迎总是令人感到不甘。


       是。一个本可拿到Osborn公司实习生名额的一等奖学金获得者,选择在大学毕业后拿起相机,做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绝非想要贬低记者这个职业,但外人就是如此看待Peter这个选择。愚蠢透顶。

 

       但在他从Uncle Ben手中接过宝贝相机时,他就立志要成为一名记者。虽然当初他为了拿到奖学金而进入生物系(辅修新闻)。

 

       哦!生活所迫,真是生活所迫。所以他也得在这里装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混在人群中,笑得一脸灿烂。这个话题明明很无聊,即使你们对于流浪汉产生极大兴趣,你们都不会因此而为他们做些什么,只将此作为乐趣,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Wade明明是个好人,是个鸽子爱好者。虽然他脾气暴躁,一言不合便动拳脚,但他是个好人。Peter低头又喝了一口咖啡。说真的,他好很想念星巴克的香草星冰乐,可在都是成年人的地方除了白开水、茶就是咖啡。虽然他现在急需咖啡因刺激大脑,来撑开正在打架的双眼皮。

 

       也许等等午休的时候他可以去星巴克买杯星冰乐,在顺便和Wade一起坐在中心公园里吃顿午饭。等等!他还可以给Wade带一杯足料的热焦糖玛奇朵,里面放满了Subway的辣椒酱、什锦寿司的芥末酱、印度菜的咖喱粉!

 

       说到午休,Peter摸着空瘪的肚子,真的好饿。他清早出门赶新闻,走到茶水间之前才匆匆写完新闻稿。

 

       “喂!你们稿子都交了吗?”突然出现的J•Johan•Jameson适时打断了茶水间的小会议,拯救了正在神游的Peter。

 

 

6)

       今日天气晴,气温25摄氏度,非常适合野餐。

 

       坐在公园长凳上,Peter正握着从Subway买来的全素三明治不知所措。他一点都吃不下去。脑海中还留有早晨车祸的影像残影,一闭眼就能看到血肉模糊的人类肢体和孩子那双满是绝望的眼睛。

 

       而他身旁的Wade喝着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香草星冰乐,一脸满足。

 

       “那本来应该是我的星冰乐……”Peter小声嘟囔着,握着三明治的手紧了紧,差点捏爆那个本就薄得可怜的三明治。他们刚才为了争夺星冰乐的主权大打一架,害得两人头上都沾了一点受惊鸽子给他们的教训。(聪明的Wade从来不上当)

 

       本来正转头观察鸽群,慢悠悠享受甜甜香草的Wade突然加快了吸食速度,大声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像个幸灾乐祸的孩子。在Peter惊异的目光下,他把仅剩小半杯奶油的塑料杯在Peter眼前炫耀一般地晃了晃,“你还可以喝那杯焦糖玛奇朵呀!”说着还用眼神示意Peter他身旁那杯动都没动过的咖啡。

 

       Peter气不过,为了宣誓主权,他一把夺过Wade手里的杯子,就着那根吸管喝掉了里面的奶油。没有饮料相衬的奶油好像把Peter的呼吸道和食道都粘在了一起。他抑制不住地想吐,但他还是把它们都咽了下去。估计他短时间内都不会再喝星冰乐了,哪怕它搞促销。

 

       而趁Peter和他赌气的时候,Wade悄悄从Peter身后拿走了对方被捏得惨不忍睹的三明治。直到Peter喝光了奶油,想将杯子狠狠砸进Wade怀里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一点。而此时他的全素三明治的两片面包和大部分酱汁都不翼而飞!仅仅只剩几片生菜和番茄!

 

       Peter将手里的杯子调转了一个方向,狠狠砸在Wade的脑袋上。

 

       “Wade•Willson,I hate you.(我讨厌你)”

 

       “I knowyou mean love.”Wade揉着可能长了包的脑袋,将仅剩蔬菜的包装纸递给Peter,义正严辞地说:“蔬菜有益健康,你该多吃点。”为了增加可信度还指着一群停在广场上的食草类动物领头者——鸽子说“所以他们如此肥美!”

 

       Peter扶额,这都是什么和什么!他想和Wade就鸟类与人类的性状区别进行探讨时,他才突然发现他之前的那些焦虑被一扫而空,心情愉悦的就像今天无云的天空。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去揉Wade脑袋上的包,“天哪!Wade,对不起……”

 

       “没关系,我的小Petey。无论遇到什么,你都会忘记的。”Wade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悲伤的事情,停着鸽子的肩膀都沉了下去,“Petey,你该去上班了。午休结束了。”

 

       Peter知道很多事自己无法过问。像是Wade脸上的刀痕,前臂的枪伤,最近手上新增的软组织挫伤,脸上愈渐浓重的黑眼圈。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Wade是个好人。而且对他来说,能陪伴在Wade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知足常乐,不是吗?Peter给Wade一个大大的拥抱,拍了拍对方伛偻的背脊,“我在这呢,不是吗?”

 

       Peter维持了这个动作足足有五分钟。直到他都几乎无法维持这个动作时Wade才轻轻推开了他,拍了拍他的头然后咧嘴笑。

 

       啊哦,Peter一不小心把蔬菜叶捏成了蔬菜泥。他赶紧低下头,盯着绿红交织的菜泥,好像他突然获得了超能力,能让已经细胞壁破裂的蔬菜无性生殖然后开出花来。

 

       Peter最终还是咽了口吐沫将脑海中血肉模糊的场景删除,逼迫自己吃掉了大半蔬菜,然后将焦糖玛奇朵赏赐给Wade,带着食品包装袋匆忙与对方告别。

 

       他要请假!他要去看医生!现在就去!他的心脏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7)

       窗外淅沥小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令Peter不顾员工守则,噼啪作响地捶打键盘。

 

       Peter很烦躁,他还有半个小时就该交稿了,但他的Word文档上仅仅只有一行字,“据本报记者从前线发来的报道”。

 

       “完蛋了,死定了。我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镇定点,Peter。”MJ突然出现在Peter眼前,趴在Peter的隔间板上,递给他一杯热乎乎的可可、一条毛巾和一个吹风机,“如果你明天不想听老Tom唠叨一整天,就赶快去卫生间擦干你的头发,烘干你的衣服。至于你的报道,我帮你写大纲。然后,等你写完稿子,我们得谈谈。关于你,和你女朋友。”

 

       Peter一口热可可喷在了铺于地面的羊绒地毯地上。幸好是褐色地毯,远看还不至于太显眼。不过能预想到JJJ周一看到这块污渍时的表情。Peter咳嗽着从桌上抽出纸巾擦拭滴在衣服上的咖啡渍。

 

       “你自找的,老Tom明天肯定不会放过你了。现在、立刻去吹干头发。”翻出一个大白眼的MJ不由分说地推着Peter进卫生间,然后一把关上门。

 

       Peter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碌了。昨天刚刚结束一个他忙了足足一个月的有关毒品走私案的报道,今天又要赶清晨坍塌事故的新闻(可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事故,有谋杀的可能)。饶是每天三杯美式咖啡,他也难以支撑地下一秒就会睡死过去。

 

       为了那篇报道,花那么多精力也是值得的。他这个月的奖金总算有着落了,说不定还能拿普利策奖,这也算好事一件。但他很久都没有去中心公园和Wade一起吃午餐了。

 

       好吧好吧。这是他的一个小秘密,他喜欢Wade。

 

       很震惊对不对?Peter也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每天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喂鸽子的流浪汉。但这可是他在咬烂大半包吸管、在床上不停打滚、在镜子前拉扯头发、把自己关在卫生间沉思后得出的结论。不可思议到无法相信!

 

       虽然Wade有时候疯疯癫癫的,也经常惹他生气,但Peter知道那只是玩笑,Wade只会与自己开的玩笑(也许不是,但他想矫情一番)。他能看见对方无论抿嘴微笑还是咧嘴大笑时眼睛中的光芒,闪闪亮亮的,像是遥远的织女星达到地球时仅用肉眼所能看到的光芒。

 

       微小、遥不可及。

 

       之前设定的10分钟倒计时铃声突然响起,惊醒了正自怜自哀的Peter。感谢机智的自己还记得稿子这件事(JJJ实在是太多事了)。他匆忙拔下吹风机的插头,戴上厚镜片眼镜,拿起挂在门把手上的外套就往外冲。

 

 

8)

       MJ和Peter谈了很久,久到Peter站起身时身体微微地一个踉跄。

 

       她十分迅速的在一个小时内将Peter长达一年又零两个月的情史(暗恋史)扒了个干净。MJ默默地捂住两眼,她护了那么多年的小Peter竟然被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没有生活保障的邋遢流浪汉拐走了!

 

       遥想当年还戴着堪比阿拉蕾眼镜的Peter拉着她偷看隔壁班梳着粗短麻花辫,身穿上世纪70年代的小花裙,笑起来像巨怪的Lora;Peter家花园里埋葬着各种死因离奇的昆虫;Peter衣柜里所珍藏的叠起来足足有一个人那么高的科研杂志,上面满是ACGT之类她看不懂的字母(从Peter十岁时就开始的爱好)……好吧那个时候起Peter的审美就怪怪的。

 

       如果可以,MJ很想立刻就冲到那个什么White?还是Wade?(不管了,反正就是个混蛋)面前将其暴揍一顿。但她还是收起自己的拳头,然后藏在身后。她了解Peter,Peter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要什么。如果他对不起Peter,无论躲到哪里她都能把他揪出来,让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她也只能目送Peter从自己身边远去。

 

 

9)

       夜色降临之时已是万家灯火通明。

 

       Peter尽力蜷缩在阴影之下,动都不敢动。他在天黑之前就一直蹲在这里。这是一个视觉死角,除非他发出声响,不然没有人会发现他。而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地坐在这里,努力安慰想要离家出走的屁股。

 

       他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报社记者,无名无权无钱,只是纽约城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好吧,他确实是和MJ联名写了一篇有关毒品走私案的报道,也确实做足了被犯罪分子报复的准备。但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园广场绑架他?Excuse me?

 

       感谢那个拉低整个纽约智商的看守,他从房间里逃了出来,不过对于研究所的门锁他是毫无打开的办法。(肯定是一个研究所,还是个进行非法人体试验的黑所)他被困在这里了,随时都有被再次抓住的可能。

 

    他无法确定MJ是否也在这里。他很担心她。因为上一次他们潜入夜店套情报的时候MJ遭到不少骚扰。虽然MJ后来一个不落地拿回了自己的赔偿,但正因如此,Peter十分担心。

 

       Peter想起了早上Aunt May放在冰箱里,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吃掉的枫糖薄饼:他想起了他原本答应Harry下午要去拜访他的短信;他想起了他原本中午应该和Wade一起吃午餐,而Wade说要带他去吃全纽约最好吃的墨西哥饼的约定。

 

       哦,想到这个,他忍不住在内心呻吟起来。要是他死在这里该怎么办?哦……一想到Aunt May又要饱受痛苦(这次是独自一人),一想到Wade又要无人陪伴,他的心像是后浸在浓盐酸里一样痛得生不如死。

 

       好吧,比起失去亲人的痛苦,或许正在忍受隔壁隔间那个吃坏肚子的人的那个自己也同样值得同情。

 

       天哪!他都吃了些什么!Peter捂住鼻子、咬紧牙关才没让胃部专职消化的胃酸冲出喉咙。但是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他不慎从不足方寸的马桶盖上跌落,屁股狠狠地砸在十月天里的冰冷瓷砖上,头也撞在搁板上,重重地发出声响。

 

       死定了,他这样告诉自己。

 

       Peter脑内不断回想着生前的一切,包括九岁生日时从Uncle Ben手里接过相机;十七岁时Uncle Ben倒在血泊中对他说“责任越大,能力越大”;二十岁时终于成为记者,进入梦寐以求的报社,并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给Aunt May买了一个新的平底锅来煎薄饼;二十四岁时在公园遇见傻到不行的Wade……

 

       他捂着头上的伤口紧张地盯着隔间门板看,步步紧逼的脚步声好像是他生命最后几秒的倒计时钟声。

 

       五、四、三、二、一……

 

       什……么……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为什么打开门的是Wade?我在哪里?我不是被绑架了吗?

 

       “我的小Petey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那个王八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他们有没有对你动粗?天哪!快给我看看!”

 

       Peter似乎还没缓过神来。他只是一个劲地呲着牙摇头,推开Wade伸过来想要拉开他衣服前襟的手。“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救你啊。”Wade仍不放心,他转而掀起Peter的上衣,看着Peter没有任何痕迹的肚子松了口气,“能自己起来吗?”

 

       Peter依旧呲牙摇头。

 

       “哪里受伤了?”

 

       Peter依旧呲牙摇头。Wade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颇具技术含量的白眼,直接抱起了疼得龇牙咧嘴的Peter。

 

       “你说你来救我?”Peter一手勾着Wade的脖子,一手捏住鼻子来阻止周围奇怪的刺激性气味进入鼻腔,损害嗅觉,影响终身。

 

       “我一听说那个王八蛋把你抓过来我就立即赶过来了!”

 

       Peter若有所思地点头,但随即想起了自己的好搭档。“MJ!你看到MJ了吗?”

 

       Wade一手托着Peter的屁股,一手摁住Peter正不停拉扯他衣襟的手。Peter翁里翁气的声音让他不得不凑近了听,“放轻松、放轻松!那位红发小姐根本没有被抓来。”

 

       Peter点头,他放任自己把整个身体都靠在Wade身上。哦天!他现在安心极了。“我没事。”他听见自己闷闷的声音在Wade的胸腔里共鸣。

 

       大概他们维持了这个动作好久,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些什么不寻常的时间流逝。但一直等在门口的人意识到了,还决定打破它。于是他直接踩着刚才被Wade情急之下踹翻在地的门板,捏着鼻子、叼着廉价雪茄,尽力忍住高举AK-47四处扫射的欲望,对着毫无知觉的两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如果你们不想出去我立马走人。”

 

       然而面对对方的冷嘲热讽,Wade仅仅只是抬头扫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盯着怀里男孩头顶的发旋。这彻底激怒了对方。“Wade·Wilson今天的报告归你了。”

 

       “Logan·Howlett!I hate you!(我恨你)”Wade·Wilson最讨厌的事物列表里,写报告排在奶牛前面。事实上他宁愿与奶牛共处一室也不愿写报告!究竟是谁发明了报告这种东西!这种堪比血汗工厂的剥削条例!这句威胁成功地让他在踩爆隔壁的*蛋之后抱着Peter离开了令人作呕的卫生间。

 

 

10)

       Peter因为维持一个动作的时间太久导致肌肉僵硬(其实就是蹲久了)而行动不便,Wade不得不一手扛着Peter,一手握枪,与Peter完全不认识的,被称作“Logan”的高大男人一起沿着昏暗的走廊缓慢前进。

 

       四周静悄悄的,除了Wade和Peter唠叨的低语声。

 

       “Wade你为什么……,不,你究竟是做什么的?”

 

       “哥的任务就是保护Petey不受混蛋欺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指,你这样很令我感动......但是你......”


      “我的小Petey我只想告诉你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啊?”


       被无视了一路的Logan默默捂住自己的脸,他根本不认识那个正在拐骗少年的禽兽。

 


11)

       就和大多数的间谍电影一样,Peter一行人在路过中枢控制室的时候遇见了这一次绑架案的最终大Boss。大Boss也很负责地足足花了十分钟来讲述起因经过。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Peter还在校学习时曾经参加过康纳博士的一个跨种族基因研究,然而在他帮助康纳博士取得研究成果后他选择放弃署名。虽然康纳博士答应了他这个请求,但还是偷偷给他开了一个银行账户存进这些年的所得收入。所以在康纳博士死后,这个世上唯一一个了解这个研究的也就只有Peter一人,所以大Boss想要找到Peter时通过这个账户找到了他,所以Wade一开始会以流浪汉的身份悄悄接近Peter,暗中保护他。

 

       然而Wade擒住Logan耐着性子听只是想满足Peter想经历一把007的小心愿。(嘘,这是他从Peter的电脑里发现的小秘密,别把他黑了电脑的事说出去。)

 

       所以当大Boss讲完一切口干舌燥地想找口水喝时他才发现只有Peter一个人听得津津有味,而另外两个人蹲在一旁打瞌睡。

 

12)

       后来的事情就不多赘述,就像所有老旧电影一样,大Boss被抓住,人质被救出,男女(男)主角在初升的太阳下依偎在一起,然后交换唾液。

 

       哦,对了。

 

       在Peter不知道的情况下Wade被MJ狠狠揍了一顿,打得他根本还不了手,连好多年都不用的无敌蛋蛋踢都使出来了。

 

       Wade蒙住Peter的眼睛,拉住他的手,带着他沿着小路走进他刚买的新房子。


       Peter带Wade见Aunt May的时候,Wade和Aunt May十分熟悉地用嘻哈爱好者打招呼方式问好。徒留一脸问号的Peter站在门口,看起来他才是那个初次上门的人。

 

       Logan捂着脸从FBI总部的洗手间走出来,他刚才为什么不敲门之后再走进去,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的。他要向X教授申请换部门,这个地方他一刻也呆不下去。


       被关在家门外瑟瑟发抖的Wade一脸无辜。

 

 【完】


 

 


评论(2)
热度(28)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