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竹内さんと嵐
大好きです

【渡世】水色羊蹄山(节选2)

写了个段子。可能有群里的小伙伴看过啦。(后面稍微补了一点)
水色这篇在我脑洞里太虐了,没有必要全部写出来捅刀子。
关于腌鲑鱼,原本是想写《阴翳礼赞》里提到的柿叶鲑鱼寿司的。但做寿司好麻烦的,于是推荐大家去看看,感觉超好吃的。
《水色》更新随机掉落。文章走向请看节选1的summary。

祝阅读愉快~


*
世良和渡海一起吃过很多次饭。有时候会和漂亮的协调员一起,坐在豪华的米其林星级餐厅里,左手握住比起手术刀来钝如绢布的刀具。一边默听双方不见刀剑血雨的交锋,一边小口小口吃下被摆放在骨瓷盘中,小巧精致的昂贵食物。乖巧得假装自己不存在。

但在结束这样的会餐之后,渡海总是会把世良带回医局的休息室里,加热事先准备好的米饭,上面打一个生鸡蛋,淋上酱油,递给对方。

不过大多数时候,世良更多的会在结束值班的时候走进休息室里,洗米淘米,然后盖上电饭煲的盖子,等渡海下手术台。米饭还是热的好吃,这是渡海和世良同时信奉的准则。

他们已经习惯了和彼此一起并肩坐在沙发上,手上捧着配套的青瓷碗。有时世良会在等饭煮熟的时候翻出偷藏的鱼松,或者是酱菜之类的配菜,然后在吃饭时给渡海夹上一筷子。

一开始渡海对于这些配菜是拒绝的,他会在世良把这些带进休息室的时候命令对方丢掉它。但在对方把这些夹进自己碗后还是会一边说“碍事”一边吃掉它。于是世良就借着配菜罐子和渡海玩捉迷藏,借口一直吃生鸡蛋会营养不良。还玩得不亦乐乎

后来渡海也就随他去了。在世良夹着一筷子菜放进自己碗里后,很自然地伴着米饭一起吃掉。

世良会在吃了两口之后开始絮絮叨叨这几天发生的趣事,或者是难以判断的病例。但每每聊到病患,世良都会在渡海说出其中病理知识时已经放下碗筷从沙发缝隙里抽出填满标签的笔记本开始记录。

至于笔记本为什么是从沙发缝隙里抽出来的,又为什么重新回到沙发缝隙里去。后来乖乖学会吃完饭后再记录的世良不想对此发表言论。

就像现在这样,世良在夹起一筷子自己和村民学的腌制鱼肉往渡海已经吃完的碗里一丢。这种做法的鲑鱼虽然咸得足以诱发心血管问题,但鲑鱼的脂肪与盐分与香甜的白饭一起恰到好处的融合。渡海无奈地看着恶作剧成功的世良笑得一脸灿烂。他直接夺过世良捧着的饭碗,就着里面最后一口饭吃下去。

评论(5)
热度(26)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