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我有预感。

我能中神席。



未知号码的连载目前怎么都下不去手。

自己写一半都想哭。

我脑袋里的那种痛,不比胃痛轻。

我也就是偶尔。

世良那是每次。

好难受啊。

终于做足底气写ars的同人了。

虽然依旧从拉郎写起。

(´°̥̥̥̥̥̥̥̥ω°̥̥̥̥̥̥̥̥`)

CP应该是以S桑为主

emmm

下次更新大概就是了。

以上。

希望水逆9月过去之后的10月我能听到好消息。

例如我中票了。

但还是很担心会取消航班。

一起去的小姐姐那班吉祥就取消了。希望春秋还坚挺。

学习去了。

以上。


PS

如果能抽中11月的札幌con

我连更三篇

任君选

一听到season就想哭。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我们即将踏上旅程。

哇。
就会有种想要向前奔跑的感觉。
然后边跑边哭。

每回都是的。
要是没有了动力,
就听arashi的歌吧。

我也一直是这样向他人推荐的。

唔,睡觉去了。
明早还有半天的课。
然后就要正式开始做作业了。

建筑立面图和结构图果然很麻烦呢。

幸好我当时优先志愿不是这个。
但CAD和SU也够我掉头发的。

要是哪天明太子头发掉光光变成和尚了。
一定是设计图的错。

正在准备的新坑!
明天终于开学了!
今天去看了《幕末太阳传》真好看!!!强推!!!
看完就想写幕末时期的艺妓设定文了!

啊。
新坑的风格就是这样的。

此时正是夏日祭典的高峰时段,空气里混杂章鱼烧的香气和棉花糖的甜味。

世良如约站在神宫门口,背后就是灯火通明的会场,可他面前的写字楼已经灭灯。空荡荡的大楼也衬得他形单影只。

手机不断地震动响铃,他拜托今天值班的花房密切关注佐佐木先生的情况。他昨天值班时,对方的情况就已经不容乐观。术后情况不理想,一直都没有脱离危险期。

世良长叹一口气。他传line给花房,今晚还是不行就通知家属。然后页面切回渡海,讯息还停留在对方发送的“马上”。

狗血度是这样的。

“您在说什么啊?我连Alpha...

嗯!今日!櫻井さんです!

小图挺难看的,点开来就好看了。

我很抱歉,画不出他的千万分之一好看。

差点忘记自己的主业。
三四个月没碰笔了。
上次画还是二宫桑的眼睛。

找不到木头铅,只能用HB的活动铅苟。

鼻子!鼻子画不好!

实名表白喜欢的太太!!!
太太画画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呀,今晚就要翻出二宮さん的那张画完!!!
不!开张新的!!!
竹内さん的也可以啊!!!
我的天
太太的画太好看了!!!
我要向太太学习!!!
肝什么智龙迷城!肝什么刀剑乱舞!肝什么同人文!
画男人才是我的正业啊!!!
吹爆太太!!!
我要向太太学习!!!
终有一天!
我能画出他们。
虽然我画不出他们千分之一的好。
我希望能让大家看到他们的好。
他们是那么的好。
是我想去追随的光。

感觉全列表太太都去了AO

我吧
就立个flag

不是今晚就是明天
二竹拉郎就能写完

【虽然每次都这么说,但每次都没写完

其实我还想写渡世的狗血AO



写不完了

……

撤退!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