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团担偏红
渡世二竹本命
楚路初心隐退
以上

【捂脸】小透明的我

苏我乙树:

开头没有宣图 懒得做了

封面P1

展示P2

楚路合志《Monody》

非常多AU的合集

字数:3.5w

定价:30RMB

特典:前10赠挂件一个

预售链接这两天开,开售时间应该是明晚八点方便抢特典,预售一个月,十月发货

主催/排版 原po

写手阵容

 @苏我乙树  《Unstoppable》

“大家看好了,这个房子二楼绝对有人,没有人我再给你们发一个99的红包。” 

“啊?为什么是99?因为6翻了就是9啊。” 

“看到没看到没,就在这个房间——第十个人头!你在哪我还看不到吗?头盔都明晃晃地露出来了。” 

“真没开挂,你们别给我泼脏水,我只买了一个放大镜,上次20人头我就是用的放大镜。” 

“唉唉,时间到了,我下播了呀,走之前没关注的点个关注呗,各位观众老爷们晚安啦!” 

 @Fetters 《秋沙鸭》

高二那年分班考的时候,路明非被叫了一回家长,原因是夏芬14号被楼下的花咬了。他到办公室时,夏芬正背着手站在那儿,他那胖胖的中年女班主任抱着学生手册一条条数落他,路明非进门时刚巧听到“植物花卉也可能被龙血污染,应当保持适当距离……”他缩了缩头,站在门口小声地说:“老师好?”


 @三千世界一花开 《开端》

多年以后,楚子航再次回到他的出生地,暮星平原依旧青草如茵,纤细的娜迦河依旧遮掩脸庞在碎石中,苍鹰脚爪的竹筒依旧发出盘旋于整个天空的悠长哨声。歌者的部族来来去去,他能从胡须与皱纹中认出些许熟悉的面容,但更多的是稚嫩而柔软的幼儿。这时他们正处于后世称之为“伟大逃亡”的征程中,他的马被草原土产的蝇虫叮咬了屁股,发出一声不满的嗤鼻。于是他命中注定的旅伴哈哈大笑,那年轻的脸庞快乐而浮有一层薄汗——他感到异常充盈漂浮的满足。他已不再年青,他眼下有了细密的纹路,瞳仁逐渐浑浊,鹰钩鼻愈发尖细棱角分明,还有未来得及清理的闪着银光的胡茬。但他视这一切为年轮,他已驰骋沙场,已搅弄天下,已占据此世独一无二之人如此多岁月。更何况他俩此时穿着同一匹麻布做成的破条衣服,脸上涂着同一个泥坑里发酵出的淤泥——


  @草木樨 《Monody》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我可能马上能变身超级赛亚人……也不是,是卡塞尔不败的黄金传说阿喀琉斯二代,我的身姿将在知名败犬写手芬格尔的最新大作《东瀛屠龙传》——的姊妹篇《李嘉图冥府漂流记之斩神》中大放异彩!……

开玩笑的。——他想。


 @明大爷 《海》

路明非睁眼醒来,一时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目及所视之内皆是白色吊顶。光从左边而来,在右边的白墙上留下一块灰色的玫瑰花影子。耳边依旧是浪打石璧发出的冲击声,海鸥鸣叫着低空掠过海面,翅膀带起的一小片水花转眼就消失不见。


 @X-phylline 《神不知痛》

路明非本能地在一些事情上撒了谎,比如电话另一头的人问他“有没有受伤”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先说了“没有,挺好”,而后自欺欺人的 按住渗血的伤口。他挂掉电话的时候,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谎言而忏悔,反而嘟囔着那人说话一本正经仿佛任务汇报所以自己也下意识撒谎,拿这种理由来为自己开脱。他摊开手掌借着朝霞探看自己的伤势,痛感在反复的血统强化和交感神经兴奋的情况下被减弱,只有借着视觉来确认自己的伤势。路明非蹭蹭胸口蹭蹭背部,把手上的血迹擦了擦,就地而坐开始给自己包扎。


 @扩白 《冷静》

【龙玫瑰:号外号外,最大的公会世界树倒闭了,会长带着她的小姨子跑了,原来SS级,S级的副本现在终于清仓大甩卖,欢迎大家组队来刷!】

【女神之枪:……问题是我们也刷不过啊。】

【秀恩爱都得死:什么??】

【大猪蹄子:奔现?】

【乔克力:是明明吧,百合啊我擦】

【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向乔克力发起仇杀】


 @雨翊凌澜 《吟诗游寻》

挪威首都奥斯陆,此刻正处在长达半年的极夜时分。严风穿透空旷的城中广场,发出从北极漂流而来的冰山碎裂时亘古的哀鸣声。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大步穿过接近广场时风力骤然加强的街道。忽然间,一道悠然的竖琴声随着风飘忽而来,让男人脚步微微一顿。循着若有若无的声线望过去,只见广场彼端结霜的街角坐了一个戴了做旧青铜色面具的吟游诗人,在这样天寒地冻的时刻,他身边居然还围了几个或站或坐的人,有一位巡街者手中还高高挑着一盏风灯,给这个小小的集会一点光明。


暂时先这样 随时更新

【楚路 脑洞】皇子楚x国师路 01

向大家表演一个大纲文的骚操作【鞠躬
写起来真爽
真想正文和肉也这么写:)

楚子航在一个不大的大院找到路明非的。那个时候路明非正被他婶婶捻出家门,就因为他看了路鸣泽的书。
他哪想这个孩子那么小,根本没有办法继承皇位。
楚子航从邻里听说路明非在他婶婶家过的并不好。他婶婶对他不好,但他叔叔还可以,只是他叔叔在家地位低。听说以前是一个大家族的旁系,但因为宗室的半道没落,才导致现在的这个情况。可就算是路氏的旁系他们也实在是丢路氏的脸。
邻里对路明非都挺好的。他们都很心疼这个善良的孩子。比那个被婶婶惯坏了的路鸣泽好多了。对于再一次被赶出门的路明非,住他对门的老大爷收留了路明非,顺便也把楚子航留了下来。
楚子航看着饭桌上...

【楚路】预告个AO车

【楚路】AO 初潮

1)
初雪过后的清晨冻得路明非刚探出被子胳膊又缩了回去。他挣扎着翻了一个身,却被身旁冰冷的身位冻得发抖。

楚子航在昨晚就离开了。

因为还有任务,楚子航昨晚只能对他进行临时标记,咬破他脖子脊椎处的外露腺体,然后注入信息素。

他们本应在昨晚就来上一炮,却因为临时的外派任务而不得不延后。

路明非想,下次一定要让伊莎贝拉用学生会主席的名义向执行部抗议。你们执行部是没人了吗?三天两头让师兄出任务,好不容易在确认关系后能遇上第一个发【害羞】情期,路明非只能靠楚子航通过临时标记而注入的信息素和冷冰冰的抑制针剂度过。

伊莎贝拉的专属电话铃声响起,催命一般的声音硬生生将路明非从温柔乡中拖出。

“路主席,有紧...

【楚路】心情预报

想了想,就江南这老贼的尿性,之前的我还是洗洗睡了吧。
这篇吧,写得断断续续地,从高考后期到大一第一学期结束的寒假。嗯……前后看不太流畅,最后的结局也……强行HE……
这,也算是我终于填掉了一个坑吧。
【你们看文笔就知道高考考完的我是如何吃掉自己的语文水平。
我也知道我是个文笔极差、画技极差、做人极差的人。
在这里,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看文的大家,包容我这样的人。

祝大家阅读愉快~

Summary:路明非看得见别人的心情,如同天气预报一般。但他看不见自己的。

1)
路明非能看见他人的心情。

这个能力就跟天气预报差不多。高兴的时候是艳阳高挂;伤心的时候是阴雨绵绵;愤怒的时候是电闪雷鸣。

小时候还为此沾沾自喜地向同伴炫耀...

愤怒吐槽

因为江南聚聚发微博说要更龙五,我激动地写起了贺文。

结果写一半我想起来了。他貌似去年也这么说过?

文章硬生生中途开虐,结局BE。

我发誓,江聚聚你什么时候更龙五,我什么时候写甜文:)


哦,我又想起来了。我是一个小透明,没人看得见我:)

【楚路(脑洞)】

【脑洞1】
年龄操作:26岁楚子航*30岁路明非

Summary:路明非在十字路口看到了与五年前离开的楚子航一摸一样的人。他们套着一样的藏青色风衣,围着一样的深灰色围巾。路明非追上去,却被对方一个擒拿反手锁住。“楚子航”问他:“你是谁?”

主要就是要写路明非给失忆的楚子航讲故事,讲着讲着把自己给讲哭了。毫无记忆的楚子航跟着一起哭的故事。

【脑洞2】手泽
泽这个字,古文里有水的意思,也有汗水、下雨这种意思。
污污污,小火车开动了。
小皇文嘛。
古风设定。和信不信我分分钟砸了那个玉玺不一样,画风比较凝重……吧。

【楚路】分镜头01

【非常规楚路】【OOC极度严重】

为了证明我还没被作业砸死,我冒个泡。
emmmmmm没写完。这个故事太长了。
主要以叙述的形式,没有多少对白。写写楚路两人一路走来的心理路程。从分手开始……其实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重新在一起【跪地】
当中原本有一段剧本,不知道要不要放上来
原本这个开头是结尾……
这个故事其实…大概…也许…可能…满沉重的。
如果可以,好想把这个故事画下来哦【打滚】

进了大学后,谁说大学轻松的?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想睡觉…

祝阅读愉快~
PS: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写完所有的东西。我写到现在,他们还分居呢【逃跑】
PPS:顺序蛮乱的,各种倒叙插叙,我要被我高中语文老师打死了【举盾】

【楚路】分镜头

*...

【楚路】零度火焰

我真的超紧张!!!八点就要出分数了!
要是没考好我就要复读了(。
这是真的要来一发更新玄学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 太紧张了er!!!
跪求RP!
(反正我现在也无心学习……

【楚路】星光

明天出成绩,来一发求PR。好慌啊!!!
又是一发文不对题系列。
赶着继续写作业,很多地方没来得及扣题和详写,就直接那么一笔带过甚至没提……
以后会修改的
祝阅读愉快~

1、
刚到卡塞尔的时候,路明非几乎是天天需要熬夜背书。

厚得足以砸死人的龙类家族谱系入门、光基础元素就有三本的炼金化学一级、从一到十有序排列的魔动机械设计整齐地垒在桌上等他宠幸。

看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偏偏头,看向窗外正对着的那片草地。在星月相映的光线下闪闪发亮。偶尔他也会诗性大发地仰天长叹“今天的月亮真圆啊!”然后楼上学长破口大骂。以至于现在论坛上那个吐槽“震惊!前S级学生会长路明非深更半夜不睡觉竟是为它”的帖子依旧红旗飘飘。

在芬格尔德此起彼伏...

路明非和楚子航去迪斯尼。
路明非送给楚子航一个小熊维尼。
楚子航高兴的用吻感谢他。
哈哈哈。



不太像,用了漫画的那种风格,可是怎么看怎么不像。

嗯……我也就随便涂涂,技术还不到家……
嗯……如果我想不出放肉文的办法,我就只能用五毛本来偿还我欠下的债。
只要大家不嫌弃我这难以入眼的画风和笔力……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