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ie顾明明

Pull me back.

【楚路】分镜头01

【非常规楚路】【OOC极度严重】

为了证明我还没被作业砸死,我冒个泡。
emmmmmm没写完。这个故事太长了。
主要以叙述的形式,没有多少对白。写写楚路两人一路走来的心理路程。从分手开始……其实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重新在一起【跪地】
当中原本有一段剧本,不知道要不要放上来
原本这个开头是结尾……
这个故事其实…大概…也许…可能…满沉重的。
如果可以,好想把这个故事画下来哦【打滚】


进了大学后,谁说大学轻松的?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想睡觉…

祝阅读愉快~
PS: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写完所有的东西。我写到现在,他们还分居呢【逃跑】
PPS:顺序蛮乱的,各种倒叙插叙,我要被我高中语文老师打死了【举盾】


【楚路】分镜头


路明非坐下的瞬间,相机的镁光灯此起彼伏,台下刹那变成光的海洋,一口吞没独自坐在台上的路明非。
在强光的刺激下,路明非的眼睛难以聚焦。他忍住揉捻干涩不适的眼睛的强烈欲望,伸手调整话筒。
话筒发出声响的同时,原本人声鼎沸的台下霎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路明非开口。
他欠所有人一个答案。
“请问路明非,你和新晋影帝楚子航是否隐瞒结婚事实?”
路明非低头看了一眼左手空空如也,却因常年佩戴戒指而留下戒痕的无名指,脑海中闪过过往种种。
最终他缓缓摇头。
“没有。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
路明非走进演员休息室时就看到坐在凳子上正闭眼化妆的苏茜。他并没有上前打招呼,只是悄然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等待另一位化妆师给他化妆。
因为前一天熬夜背剧本,路明非有些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间,脑海里不停过着昨晚背得台词。
他感觉化妆师的化妆刷在自己的脸上划来划去,瘙痒感让路明非难以忍受地打一声巨响的喷嚏。
休息室里的寂静突然被打破。抬起头的路明非尴尬地抬头愀然看着镜子里的苏茜,发现对方低眸看向手中的杂志,丝毫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喷嚏惊扰分神。
苏茜的分毫不动反倒让路明非愈发尴尬。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然而该说什么呢?
是说“我和师兄分手了,我想师姐你有机会了。”;还是说“正如师姐你所说的,我和师兄走不到最后。你的预言成真了。”
这是说给谁听?
路明非深叹一口气。
这时,诺诺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正在化妆的苏茜,“苏茜,早啊。”
正在上唇妆的苏茜只能用眼神向门口的诺诺示意。
诺诺径直拉开苏茜旁边的椅子,全然忘记自己是路明非个人经纪人的身份。“拍完这部戏,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斯米兰群岛逛一圈?”

路明非还记得自己和楚子航的私人婚礼上,孤身一人前来的苏茜站在角落里,两指捏住香槟杯,里面的酒分毫未动。相爱的喜悦在那个角落变得惨淡无味。
直至楚子航携路明非走到苏茜跟前,硬生划破寂静。
修罗场。自己、自己的丈夫、自己丈夫的绯闻女友。
路明非尴尬地站在楚子航身后,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他眼睁睁看着苏茜在楚子航走近后眼里闪过的绝望;他眼睁睁看着苏茜向他们祝贺新婚快乐;他眼睁睁看着苏茜在他们两个的面前将杯中浅淡色的香槟一饮而尽;他眼睁睁看着苏茜眼角欲坠的珠光。
外界皆传苏茜是楚子航的秘密女友,杂志、综艺、娱媒安排活动时都会将两人放在一起。亲密的杂志封面、默契的综艺搭档、获奖时的相互拥抱。双方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如果不是路明非无名指上的戒指,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楚子航和苏茜不是情侣。
苏茜对楚子航是真的,而楚子航对苏茜?他们都知道。
路明非在苏茜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遇到楚子航之前的自己。
那时的他也是那么喜欢陈雯雯。所有人都知道他之所以能出现在陈雯雯生活中全然是因为他有用。
他和苏茜相似又不同。他没苏茜那么聪明,那么理智。

路明非看着镜子里面正和诺诺聊得正欢的苏茜。她们正计划空窗期的旅行。
希望她能遇到一个爱她而她也爱的人。


*
他们爆发了这十九年来最大的一次争吵。
路明非指责楚子航又一次在杂志采访时隐晦提及自己的恋爱观念与开放思想,而楚子航指责路明非又一次放弃名导点名要求的男主角之位。

剑拔弩张的气氛,对峙的双方面对面站立。摔碎的马克杯以击落点为圆心,辐射状向外扩散,星零杂乱。仿若两人的关系,裂痕已在,无法修复。
两枚戒指被随意丢弃,甚至其中一枚被丢进水槽里,随下水道下落,不知所踪。


*
对路明非而言,与楚子航在一起的十九年是他最快乐的人生。
对路明非而言,楚子航这个人曾是他生命的唯一。
对路明非而言,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
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并未被外界干扰、审度、评判所动摇的感情,硬生生被两人无法达成一致的主张无疾而终,
路明非担心婚姻事实的曝光对楚子航带来的负面影响会使得对方那么多年的努力化为乌有,演艺生涯直接终断;楚子航则对不得不为婚姻事实隐瞒而内疚,他需要为此说谎,为此成为一个谎话连篇的胆小鬼,一个无法让自己爱的人名正言顺的懦弱者。
然后他们走到了这一步。
从青葱少年,到不惑中年,他们本已走过最艰难的时刻。从没有台词的龙套到一个新科影帝、一个娱乐圈的收视担当,相互扶持、并肩同行,用事实战胜了质疑的父母,反对的公司,却最终还是败在自己手中。
路明非删除了之前输入手机的那一长段话,收起手机,坚定地走上台。
他们已经分手了。
而他也已经不再需要楚子航的慰藉。
他需要独自面对这一切,他可以独自面对这一切。


*
楚子航一直都很害怕。
他害怕太早和路明非确定关系会让路明非难以确定对方是否是自己的真爱,而不是因为盲目恋爱而生的多巴胺让路明非答应他的请求,最后清醒时后悔终生。
然而,他也害怕一直犹豫不决会让他失去路明非,最后后悔终生。
所以他在高中毕业,即将前往美国求学之际,向路明非告白。他们确定了关系。

整整一年的异地恋。双方为彼此奋斗,为彼此加油。逐渐累加的账单都没有停止互通的电话与邮件。他们过得即充实又幸福。

但当路明非决定和他一样前往美国求学时,楚子航害怕了。
不是路明非没有表演的天赋。事实上路明非非常适合表演。常年的察言观色带给路明非无与伦比的优势。然而,这个决定会使得路明非与婶婶一家表面上的和谐关系破坏殆尽。
楚子航还没有站定脚跟,他还没有办法在那里护路明非周全。他想给路明非最好的。他让路明非再等等,再给他一年,再给他一年的时间。
路明非的婶婶似乎已经意识到路明非与自己关系上的不寻常。在他无法知晓他们的反应与举措时,他要确保路明非不会被他们所伤。那是路明非的家人,再怎样,都是他的家人。

评论(3)
热度(26)
© Janie顾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