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团担偏红
渡世二竹本命
楚路初心隐退
以上

【楚路】心情预报

想了想,就江南这老贼的尿性,之前的我还是洗洗睡了吧。
这篇吧,写得断断续续地,从高考后期到大一第一学期结束的寒假。嗯……前后看不太流畅,最后的结局也……强行HE……
这,也算是我终于填掉了一个坑吧。
【你们看文笔就知道高考考完的我是如何吃掉自己的语文水平。
我也知道我是个文笔极差、画技极差、做人极差的人。
在这里,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看文的大家,包容我这样的人。

祝大家阅读愉快~




Summary:路明非看得见别人的心情,如同天气预报一般。但他看不见自己的。

1)
路明非能看见他人的心情。

这个能力就跟天气预报差不多。高兴的时候是艳阳高挂;伤心的时候是阴雨绵绵;愤怒的时候是电闪雷鸣。

小时候还为此沾沾自喜地向同伴炫耀,以此获得同伴跪地仰视,星星眼般的羡慕神情。

随着年岁渐长,就发现这没什么好炫耀的。世间一切黑白,调和成灰。在别的孩子还在为自己能不能问家长多要一颗糖吃而不顾场合撒泼打滚哭嚎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如何察言观色,如何在婶婶心情最好的时候得到最大的利益。

他还记得幼时,他看见老师接过同学家长送的礼物时脸上一脸“你是在侮辱我吗?”的神色,实则头上的太阳好似六月骄阳。那么多年里,婶婶在拿着他父母打给的生活费给自家购置汽车,还房贷,送路鸣泽上私立学校时,一边因享受着富裕的生活而晴空万里,一边又因愤怒与嫉妒而导致的闪电在晴空劈下。女神陈雯雯在赵孟华接受别的姑娘示好时头上隐隐有黑云涌动,然而表面上却还是笑脸盈盈得好似月光下的缪斯。

就像天气预报一样,他通过这样的方式提前预测他人的行为,谋后而动。

所以他喜欢喜欢打游戏、喜欢二次元、喜欢网络社交。Faceless的社交方式让一切都笼上了神秘面纱。

可他看不见自己的心情。

每当黄昏时分,他坐在被废弃的空调外机上,锈迹沾在他的手掌心上。远方的CBD高楼群,一盏盏电灯亮起又关上,内心难以压抑孤寂。

他转头看向身后蛛网般破碎的等身镜。扭曲残缺的脸上满是愁容,头上顶着的只有对面大楼的霓虹灯,错位的招牌拼不出完整的词句。

只有自己一人。

没有人理解他。


2)
除了楚子航。

大概这就是命中注定。路明非在翘着二郎腿打星际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身旁正在研究菜谱的楚子航。

照顾他多年的叔叔婶婶、表弟路鸣泽、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甚至他不知何处的父母,没人能像楚子航那样了解他。

路明非是个潜行者,说白了就是个不会武功的刺客。他能将自己完美的藏在人群中,不突出、不显眼。他自以为他掩藏的很好。面对卫生间的镜子,他将自己的神情以公式化的样子表现出来。微笑的弧度、眉头的高度、脊背的弯曲度,一切都完美无缺。

但楚子航是唯一道出他活得不开心的人。
有时他也很好奇是不是楚子航也有和他类似的能力。但见到楚子航数不清第几次拒绝女生告白并且对哭得梨花带雨的女生不为所动后,路明非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楚子航没有超能力。

很奇怪,被一个自己也活得不开心,背负的东西比路明非自己还多的人一语道出“活得不开心”。

大概这就是命中注定,天生一对。路明非默默地在心里点头。


3)
初次见到楚子航的时候,是在仕兰中学艺术节的入场时。

路明非低着头随班级同学一起,沿着狭窄的过道走进大礼堂。兴奋的学生叽叽喳喳地交谈,如同大杂烩一般。所有人的头上都顶着一颗大大的太阳,差点亮瞎了路明非的眼睛。

捏着手里的节目单,路明非仔细研究了一下。大合唱,Pass.钢琴小夜曲,Pass.琵琶行,Pass.诗朗诵,Pass.怎么今年这么无聊啊,路明非把节目单折起来,塞进前面一个同学的兜帽里。

他看了眼远处低年级区的路鸣泽。好家伙,那不是高一校花吗?要是被夕阳的刻痕知道了,看你怎么办。嗤笑一声的路明非不再理会,转头打量四周来缓解无聊。

就这样有超能力的路明非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楚子航。楚子航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路明非。两人在对方眼中闪闪发亮。

两个不被理解的人碰到一块,惺惺相惜。从此往后只有彼此。


4)
路明非一直认为他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楚子航完全是因为在一片金光闪闪的太阳里,那朵特立独行的乌云实在是太惹眼了。

能在繁重的学习中得到精神休息的时间,这是大部分学生都求之不得的事。

然而楚子航,只有楚子航,头上是乌云笼罩,隐隐有雷电闪过。虽不是暴雨,不停下落的雨滴踩着悲伤的鼓点,咚咚、咚咚、咚咚,莫名与自己的心跳声契合。路明非捂着自己的胸口,这样的悲伤让他无法忽视。

他看不到自己头上的天气,但他猜测,自己头上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

同类人的悲伤让他难以抗拒楚子航的接近。

所以他和楚子航成为了饭友,所以他和楚子航组建了学习互帮互助小组,所以他和楚子航体育课上跨年级搭档乒乓,所以他和楚子航升华了革命友谊。

他一点一点地看着楚子航头顶的乌云渐渐露出被包裹其中的白色内里。

路明非笑得像个老农民。


5)
路明非从未过问楚子航为何悲伤、为何愤怒。他天真地认为时间会冲淡一切,雨后必是天晴。

然而现实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6)
自从楚子航决定出国之后,路明非渐渐和他少了联络。原以为是忙于出国准备事宜,可直到楚子航短信发给他“再见。”二字时路明非才发觉事情不对。

QQ空间里满是“楚子航今天飞美国”的消息。

他本是除家人外与楚子航关系最亲密的人,可现在却是最后一人知晓。

后来,他与楚子航再没了联系。


7)
路明非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他就应该多嘴问一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作一个名不存实不亡的望夫石。

他一直以为楚子航不肯放下过往是因为他无法面对那样的伤痛,像是缩在壳中的乌龟。事实上,乌龟是他,胆小鬼也是他。

车水马龙般的人流从路明非身边经过,没人驻足一步,停留一眼。内里漆黑的玻璃映射出路明非的脸,欲哭不哭的脸上五官挤在一起,头上依旧空空如也。

怎么就没有人理解我呢……

手里紧握的手机“嘟——嘟——”地响着无人接听的忙音。

他最终得出了结论。

现在又只有他一个人了。


8)
卡塞尔给他寄通知书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

美国。

楚子航离他而去的目的地。

他突然内心涌出一种冲动,想要一探究竟这个地方到底和楚子航的伤痛有何种关系,到底是怎么让楚子航近乎舍弃一切的去往那里。

于是他收下了那封通知书,按照上面所写的出现在约定地点。

舍弃了过去的胆小鬼而冲出龟壳,路明非发现了不一样的世界。


9)
路明非看着古德里安教授和诺诺师姐头顶虽然太阳高挂,云层中却也隐隐有怒雷隐于其中。就和楚子航一样。

他听说,这是因为“血之哀”

因为与龙族混血而融进骨子里的孤独,他们与生俱来的血统令他们非人非龙。所以混血种因为与普通人格格不入而聚集在一起,又因崇仰力量的好斗天性而相互排斥。

路明非因为一下子接受不了新的世界观而惊吓过度昏过去的时候就在想,楚子航是不是也是个混血种?

久违得,他做了个梦。

梦里他见到了许久未见的楚子航,双臂带着白色袖套,手上戴着一副明黄色的橡胶手套,正在奋力洗盘子。

路明非想,楚子航出国大概也是需要体验生活的吧。

然后下一秒,楚子航抬起头,锐利的眼神仿佛能割裂角落中的黑暗。他扔出手中攥着的盘子,击中在右边角落里正蠢蠢欲动的黑影。

黑影痛苦地一声怒吼,一头振翅欲飞的龙从黑暗露出身形。

耀金色蛇瞳闪着诡异的光。

路明非被吓醒了。

醒来就看到古德里安教授被一枪打死的画面实在是太过刺激。路明非险些又两眼一黑昏过去。

闭上眼,路明非在心里默念:吸吸吸,呼——吸吸吸,呼——他哆哆嗦嗦地又一次睁开眼。衬衫上染着红色血污的古德里安教授依旧躺在夹缝里,面色平静地仿佛只是陷入沉睡。脑袋上甚至还顶着死前就高挂的灿阳。

一个人死了。

死了。

在脑海中不断加粗放大的两个字压断了路明非脑袋里最后的一根紧绷的神经。

与师姐的重逢都没让他感到一丝的愉悦。他毫无感触地一枪嘣了楚子航。


10)
扯着楚子航的衣领,路明非朝他大吼,可吼了一句“楚子航”后突然又熄了火。

他和楚子航是什么关系。这一年多来路明非一直在质问自己。朋友?朋友?朋友?

那就是朋友了。甚至谈不上是什么亲密朋友。

他和楚子航只是在人群中抱团相依的混血种,渴望得到认同感的独行者。

除此之外,除此之外就没了。

现在楚子航找到了大部队,便不再需要独自一人的路明非了。

他突然就这么想通了。

路明非放开被他扯得不成样的衣领,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他从头至尾就是一个人。


11)
在卡塞尔学院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甚至是鸡飞狗跳的。

路明非在医务室里扯着狮心会会长衣领大吼的照片被爆上论坛后,他瞬间就出名了。加之他史无前例的S级学员身份,他的生平事迹全部大白于天下。曾经和楚子航的那些事也被某些有心人挖了出来。

被围追堵截一个月,那群本就看不起路明非的人觉得他也不再存有威胁,就大发慈悲放过他。

终于不用亲身擦洗积灰暗道的路明非过上了干净正常的生活,但也终于遇到了一个月未见的楚子航。

被壁咚在角落里的路明非挪开了视线,转而研究起芬格尔口中的中世纪釉彩花瓶。这个像烤乳猪一样的颜色真好看。

路明非搞不懂,他真的搞不懂,明明已经找到了大部队的楚子航为什么头上的天气依旧是乌云密布。他依旧享受着众星捧月的目光,依旧享受着大把大把人的爱慕,难道作为一个人,这样还不够吗?

路明非羡慕到不行的生活,楚子航唾手可得。

他鼓起勇气抬头盯着楚子航的眼睛。浓墨一般的深邃双目让路明非一瞬间失了神。你为什么这么悲伤?

这是……亲吻?

眼泪糊了满脸。


12)
就这样吧。

一笔糊涂账就一笔糊涂账。

心情预报的能力在卡塞尔学院就跟失灵了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他和楚子航不就是因为这样的秘密而相识的吗?

至少他们在分开后又得以重逢延续。

路明非扒拉着被楚子航围上大半张脸的围巾。他和楚子航正准备在春节的时候一起回趟家,他们已经和楚妈妈说好了。

这样很好。

他用仅露在外的眼睛看着楚子航头上的太阳。

够了。


评论(2)
热度(102)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