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渡世】水色羊蹄山(节选)

夜深人静的时候,更个段子。
这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呢。
在被恐怖电影支配的夜晚,意外地睡不着呢。

这一段,节选我的一个脑洞。

Summary:世良在一个医疗救助的team里遇到了消失十年的渡海。他们重新谈起了恋爱。

看了摄影集,好想去羊蹄山啊,下雪的时候超好看。冬天的时候去北海道,泡温泉真的身心舒畅。雪景也好看。

暴哭,睡不着。
不打tag,就没人看到。嘻嘻。

把上面那个我打死,我打tag了。


祝阅读愉快~


空气中的湿度渐渐增加,世良仿佛能嗅到空气中的水汽。远处本该在夕阳下闪闪发亮的高山被笼罩在云雾中隐约可见。

世良突然想起大学时在厌弃医书的那段时间里,他疯狂迷恋摄影作品集。坐在深夜的图书馆里,被他推在一旁的是贴满小标签的病理学,面前摊开被白雪覆盖的羊蹄山。

世良说不上喜欢冬天,因为冬天踢不了足球,他只能缩在温暖的被炉里看红白歌会或者无聊综艺。一边吃着不应季的橘子,一边打发时间。但这些在他考上医大后都不做了。书本替代电视节目,咖啡替代橘子。甚至就连温暖的、最适合踢足球的春天里都坐在封闭的图书馆,面前垒有一叠厚厚的专科书,对窗外已经盛开至鼻尖的樱花视而不见。

你说这样,他能维持对梦想的坚持吗?

世良也不知道。突然有一天,当他把子宫腺肌病看成子宫腺肌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进去了。刚记的结构会在睡眠中随着时间而忘记。对医书的厌恶在那段时间里疯狂滋长,甚至变得不愿睡觉。在他突然想出去看看,走出自己一直居住的地方,走出自己把自己围圈在内的一方天地里。

晨曦的微光从山脚而起,一点一点地攀升,水色的白雪被染上了火红的生气。

那一瞬间,世良清醒了过来。

他合上无数次替代错综盘绕的血管出现在梦里的水色羊蹄山,抽出被压在一堆摄影集之下的病理学,重新投入其中。

天忽然就暗了下来,好像是被人突然按下了电灯开关。然后下起了大雨。重重雨幕让他们看不清远处的一切。

忽如其来的大雨毫无征兆般落下,本来探头想看有没有途经车辆可以载自己一程的世良被劈头盖脸地淋了一身。他狼狈地收回头,雨水顺着发梢低落在尚未被雨淋湿的土地上。被浸湿的那一块块斑驳深褐色的圆点逐渐扩大。世良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试图拍落已经浸到里衣的水分。

这当然无济于事。世良拉起已经颜色变深的衣服,懊恼地叹了口气。因雨水而粘连垂落的刘海遮住了额头,发梢后隐隐约约露出那双渡海熟识的眼睛。透露着不知所措的慌张,但却意外地令他感到心身舒畅。

大雨像是把这十年的变化一瞬间洗去。

他们现在被大雨困在这个不足七平方米的车站里。在这个小小的封闭环境里,世良抱怨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拖沓的尾音带着委屈巴巴的小情绪,像只小奶狗般轻挠渡海自感苍老的四十代身心。

被蒙在心里的情绪被这场大雨浇灌滋长,破土而出。

评论(8)
热度(12)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