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这么说着。
我还是回头倒退。
蹲在墙边

【楚路】鬼节02

【!!】

我现在才发现,我漏了一段没有发!赞美太阳的!

后面的剧情还是没有考虑好,可能要变成比较长的小短篇了。
有些地方的Bug我……没看到【大雾
最近好忙啊……ಥ_ಥ

2)

楚子航其实一个星期前就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

上一秒他还在海水中逐渐下沉,感受着鼻腔、胸腔中的氧气被海水排出的窒息感,平静地等待大脑缺氧,然后死亡。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里,沐浴着阳光与拂面的微风。那是生的气息。

触不及防。

往来间的川流人群并未朝他多看一眼,就像他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然后他看见了自己,正与亲生父亲挥手道别的自己。

楚子航花费了半天时间消化掉自己穿越的事实,并初步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成了幽灵。

和大多数小说中所幻想的差不多。人类看不到他,也感知不到他,但他能从镜子中看到自己。不惧光,能触碰到无自我意识的物体,但他无法与有自我意识的物体同时触碰一件无自我意识的物体。然后又花了半天时间来确认这个世界与原来世界的区别。

他将两个世界划分为原来的世界A和现在的世界B。世界B根本没有龙族的存在,就连疑似龙族所为的事件都没有发生。虽然卡尔塞学院依然存在,但只是仅仅是一所普通的综合大学,校长还是昂热•XXX。他还没有确认其他人,但他已经大致确定世界A与世界B有一定相似性。以及世界B的楚子航并未进入卡塞尔这一点。

区别、区别。所有的区别都是从“这个世界没有龙族”开始的。他恍然间意识到了一件事:没有龙族,那他与路明非就不会相识。

没有龙族,楚子航不会在那个雨夜知道自己有个叫路明非的小师弟;没有龙族,楚子航不会在自由日一战上如此细致地看清路明非的脸;没有龙族,楚子航不会在北京的地铁站里听见路明非的哽噎哭声;没有龙族,楚子航不会……

在这世界只是一场从头至尾都不相见的经历,没有丝毫真实感。

他用网吧的电脑入侵了卡塞尔学院官网。因为出于保密,学员信息由独立内网保存,他只能在古德里安教授简介下找到了一张某科研成员的集体照。站在最后一排的教授身旁的一名青年男子,楚子航一眼就认出他是路明非,尽管照片分辨路很低。

所以在那条光线昏暗的小巷里,他仅凭不甚清晰的侧脸与心中的直觉认出了路明非。

出乎意料地,路明非平静后接受了楚子航的存在,以及他被幽灵强吻了的事实。感受到空瘪的肚子发出的饥饿信号,路明非从枕头下摸出手机。下午两点二十分。芬狗一定是赶着去上课了,他这节课总是提前帮零,他暗恋的姑娘,占位子。

洗漱完毕后,路明非给芬格尔留下一张写有“我出门吃饭,给你带晚饭”的便条并贴在芬格尔的电脑屏幕上后,就招呼仍有些惊讶的楚子航出门觅食。这附近新开的那一家面店他很早之前就想尝尝看了。只可惜每次去的时间都是门庭若市的时候,就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供应。

与路明非如此悠闲地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光屈指可数。路明非担上学生会的责任而他卸下狮心会会长之职,到他坠入北冰洋的冰冷海水后来到世界B,他们或多或少会因为工作、任务等原因相隔两地,缺乏交流。

他们之间的大多交集都是由屠龙而产生的,没有这个交点,不过就是两条不重合的同一位面平行线。而现在,根本就是不同次元。

楚子航其实对于路明非能平静接受自己存在的这个事实至此还是感到不可思议。他并不担自己是否认错了人。因为路明非永远是路明非,但师弟哪里不一样了。一种还未成型的想法在他心中横亘。


午后阳光正暖,远离交通要道的校园里没有汽车尾气中的硫化物味,没有商业区的喧闹嘈杂,三三两两的人群在林间信步闲游。每一个人看上去都是一样的,普通又平凡。看着与路明非打招呼的,捧着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两三本专业书的青年们,楚子航恍然。


路明非不是路明非了。


评论(14)
热度(13)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