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大爷

团担偏红
渡世二竹本命
楚路初心隐退
以上

【楚路】棋谱

棋谱

 作死的自己把这篇文章写得有点长。

文章直接用了唐朝的背景,有什么历史的Bug请指出!

对于棋待诏网上我是真么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完全凭想象。

人物崩坏有。请指出。

 

1)

 

    对于自己今生能入朝为官,而不是去乡下种地,路明非一直是持怀疑的态度。

 

身着皱巴巴的墨绿襕衫,幞头帮得歪歪扭扭的他深叹一口气。襆巾随着他头上下摆动,看起马上就要披散开来。

 

隔壁棋院的棋士,他国友人芬格尔这时候凑过来,颇具深意地剐了他一眼,讥讽道:“瞧你这样!莫不是你昨夜看了东市张家印刷的那种图致使如此?”说罢,还把手伸进路明非的袖口,想要看看是否真有那种让人无限遐想,、欲罢不能的书。可他掏出来的是一本有些磨损也已经卷边的棋谱,不顾路明非在一旁急得直跳脚,翻开第一页,首页就写着“路明非”三个字。接下来在翻几页,无非就是各类棋谱,还都是些总角孩子才看的棋局。“我还当有什么呢!藏得那么隐秘,还贴身藏!”

 

字迹清晰,刚正有力,凌厉的笔锋显示出此人极具气魄,是个不凡之人。与连就只有一横杠的“一”也写不好的路明非根本不是同一人

 

“你瞎说什么呢!张家印刷根本不卖那种书,只有南坊的那个黑作坊才卖你要看的那种!”路明非抢回自己的宝贝棋谱,反反复复地检查了好几遍才放开芬格尔的耳朵,“还不是今日起晚了,没来得及去烧饼大爷那里买烧饼,真不知道等等该如何是好。”

 

芬格尔揉着被揪红的耳朵,一手揽着路明非的脖颈,笑道:“哟,路明非你知道得比我还清楚啊。哎,别怕。我把我的点心分你一些就是了。只是别忘了等等和我分享你的宝贝棋谱的故事。”

 

路明非摆手让芬格尔赶紧从他的眼前消失。

 

其实路明非自己也记不清送他这本棋谱的大哥哥长什么模样。

 

那时他还是总角,扎着两个结。在那个哥哥身前身后地跑,拽着人家衣角不肯放,死活要他教自己下棋。后来那个哥哥因为要去远方,就把自己这本棋谱写上路明非的名字并送给他。

 

这些记忆大多是他从他那不靠谱老爹那里听来的。拼拼凑凑,给大致凑出那么一个竹马之间,两小无猜的故事。

 

那个大哥哥的手倒是极好看的。

 

跺着稍显虚浮的步子,路明非避开宫女从屋顶泼下来的水走进屋内。他不用同那些需要上朝的文武大臣一样清早进宫。他进宫时一般都是大臣下朝的时间。他总是选择避开那些心脏之人。

 

小小的九品芝麻官其实有没有官服都一样。他只是因为棋下得比他们好而得到了“尊重”,明面上的罢了。路明非很清楚总有人在他背后咬耳朵说,路明非是靠他父亲通过考试的。

 

    路明非的爹是先帝的围棋老师,赫赫有名的当朝国手——独孤求败的路麟成。

 

    可他的棋并不是他爹教的。那个大哥哥教他下得围棋,教他识得字。

 

    莫名其妙得他拿到了棋待诏的考试资格,莫名其妙得被皇帝赶回家后又拿到了棋待诏的官职,然后被冷落在一边。皇帝不诏他,同僚不理他。与他来说,倒也乐得自在。

    

就像扶不上墙的泥一样,他学习街边卖烧饼的大爷,把自己摊在棋桌上,而身边都是正襟兀坐的人。

 

屋外水花四溅的,屋内落子有声,路明非就这么窝在属于他的一个角落,怀抱棋谱打盹。

 

    前一个月他都是这么度过的。

 

    然,今日与他日并无什么不同。无非就是早上起得有些晚,他婶婶扯着他的耳朵他才醒,又赶不上去烧饼大爷那里买烧饼。直到他睡着,他还饿着肚子。

 

    突然被人一巴掌打在脑后,路明非的脸深深地糊在棋子堆里。等他揉完眼睛,打完哈欠,伸完懒腰,抹掉棋子,能看清眼前围着一堆人后,他受到了惊吓。

 

从未受到如此关注的路明非颤颤巍巍地连话也说不出。

 

“路棋待诏是吧?”路明非眼前站着一个体态墩硕、满腹油水的李公公一脸掐媚地看着他,道,“圣上今诏你去下棋。”上次李公公见到他时可还一脚把他踹出大明宫。

 

“啊?我?公公你莫不是在说笑吧。”路明非看得出李公公正暗自隐忍踹他的冲动。

 

“咱家怎么敢拿圣上口谕开玩笑。路棋待诏说笑了。圣上等得正急,您还是快些走吧。”

 

    路明非在同僚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被太监一路拉着,由北向南,路过清晖阁和教坊,他还和沿途的宫女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站在紫宸殿前。许久没走那么多路的他腿肚子还在打颤,站在宫门前仰视。正午烈阳高照,连知了都被热得叫不出声。朱墙金瓦,璀璨琉璃,闪得路明非只得眯起眼睛。他使劲眯眼才勉勉强强看清一个人影,好像在向他的方向看去。

 

    愣神间,他被实在忍不住的李公公打了后脑勺。

 

    揉揉后脑勺的红包,再抬头时人影已经不见了。些许是天太炎热,产生幻觉了吧。路明非认命地走进大明宫,这座他叔叔和路鸣泽一直向往,却被父亲称为“牢笼”的地方。

评论(3)
热度(21)
© 明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